科举制度为下层社会有才能的人士提供了走向高层的机会,太宗也依靠科举网罗了不少优秀人才,寇准就是其中的一位。

寇准

  寇准是华州下邽(陕西渭南县)人,小时候家庭贫困,虽然十分聪明,却不认真读书。寇准结识了不少市井浪子,每天和他们起一玩狗斗鸡。母亲待寇准非常严厉,但仍然是管不住他。有一次,母亲看他又出去鬼混,气极了顺手拿起一个称砣砸向儿子,正好打在寇准的脚背上,一时血流满地。寇准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这样浪荡下去,开始发愤读书,十九岁那年就考上了进士,被任命为大理评事,第二年被派到巴东(四川奉节)当了知县。

  年轻的寇准在知县任上非常负责,他走遍了巴东的山山水水,走访大村小户,体察民情,了解老百姓的疾苦。在摸清了基本情况之后,他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治理。巴东县乱派差役、乱收费和长期积案是民怨最大的问题,寇准雷厉风行地推行自己的新策,将乱摊派的差役全部减免,长期的积案迅速审结,该平反的平反,该严惩的严惩,并处理了一批民愤极大的污吏。寇准上任不到半年,巴东县已变得政通人和、百业兴旺。老百姓将这位年轻的知县亲切地称为“寇巴东”。

  寇准在知县任上的作为提高了他的知名度,官职提升得很快,先后升任盐铁判官、尚书虞部郎中、枢密院直学士等官。寇准少年得志,不仅在当时,就是在我国长期的封建社会中也是少见的。寇准官运亨通,凭的并不是阿谀逢迎,依附权贵,他刚正廉明,连续升迁完全是靠自己的忠诚与智谋,宋太宗就曾经夸他是一个“临事明敏”的人。

  进入朝廷后,寇准敢言国事,他的远见卓识更为太宗所赏识。有一次,寇准在殿上向太宗奏事,一句话惹恼了皇上,太宗当即站起来,甩了甩袖子就要准备离开。到了这个时候,一般的臣子早就已经吓得跪伏在地上请求皇上原谅了。可是寇准却不同,他见皇上发火,不但不请罪,反而伸手扯住了皇上的衣角,劝太宗坐下来听完他的奏述再离开。盛怒之下的太宗并没有责罚寇准,反而当着群臣的面夸奖道:“我得寇准,就像唐太宗得到魏徵一样啊。”

  淳化初年,朝廷处理了两桩受贿案。其中情节非常严重的王淮,他贪污的赃款以千万计,但仅仅是被撤职仗责,而且不久又恢复了原职;而情节较轻的祖吉,却被严惩,处以死刑。刚直的寇准知道这是王淮的哥哥、参政王沔搞的鬼,心中忿忿不平,暗等有机会准备向太宗陈奏。第二年的春天,中原发生了一次大旱灾,宋太宗召集近臣询问时政得失,大多数的大臣都认为这是天数所致,寇准瞅中机会,借用当时十分流行的天人感应学说,指出旱灾是上天对朝廷刑罚不平的警告。宋太宗听后,非常生气,不再理他。而转人禁中,太宗又觉得寇准的话肯定是有所根据的,就将他召到近前,问他朝廷的刑罚怎么不平?寇准回答说:“请将二府大臣都叫来,我当着他们的面向陛下解释清楚。”等王沔等人来到后,寇准就就在御前把王淮、祖吉两个人的案子述说了一遍,然后看着王沔问道:“这样的刑罚难道是公平的吗?”宋太宗当即责问王沔,吓得王沔魂不附体,连连谢罪。至此,寇准更加受到太宗的赏识,被任命为左谏议大夫,枢密副使又改为同知枢密院事。寇准由此开始直接参预北宋朝廷的军国大事。

  寇准年轻气盛,在朝中树了不少政敌。一天,寇准骑马上朝的时候,路边突然冲过来一个疯子,跪在寇准马前连呼“万岁”。有人抓住这一点在太宗面前大做文章,寇准自然不服,两个人就御座前吵了起来。太宗一怒之下,把这两个人都贬出了京城。但这时宋太宗已离不开寇准了,寇准去青州后,太宗闷闷不乐,经常询问有关寇准在青州的情况。左右的人都不喜欢寇准,说他现在每天都在青州饮酒作乐,恐怕是想不起陛下您来呀。太宗就不说话了。但到了第二年,寇准还是被召回京师,拜为参知政事。至道元年(995年)又升为给事中。

  当时宋太宗年事已高,他腿上的箭伤经常发作,身体日渐衰弱,立皇储一事已经成为太宗的心头之患。因为太祖赵匡胤死后,他的儿子德昭没有能够继位;现在太宗传位,就面临两个选择:立自己的儿子,还是立赵氏宗族中其它有才能者。当时一般的大臣都不敢谈到立储的事情。一个叫冯拯的大臣就因上疏请立皇储,触到了太宗的痛处,被太宗贬到了岭南。从此朝野上下没有人再敢议论此事。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