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法开始后,光绪皇帝想以开设懋勤殿(皇帝读书、研究学问的地方)的名义,选用一批精明强干的维新人士当顾问官。他要维新派骨干谭嗣同为他起草诏书,还把前几代皇帝的遗训也给了谭嗣同,说康熙、乾隆、咸丰三朝都曾经开设过懋勤殿,要他写进诏书中。光绪帝其实是想亲自拿着诏书到颐和园向西太后请示,为自己变法增加一点理由。第二天京城的官员几乎都知道要开设懋勤殿的事了,以为诏书就要下达了,然而诏书终究没下达,这是因为慈禧太后作了干预。于是,大家都知道西太后与光绪帝的矛盾已经难以调和了。

  在这件事发生以前,西太后为了削弱光绪帝的势力,找了个借口把他的老师翁同龢赶回老家,光绪帝没有能力阻止。现在光绪帝更感到情况不妙,他秘密召见了维新派官员杨锐,特地写了密诏,要求康有为、梁启超等人设法阻止这种趋势。他将密诏交给杨锐藏在衣带里带出宫。

  杨锐出宫后,遵照光绪帝的旨意,把诏书给康有为、谭嗣同、林旭、刘光第看。诏书上写着这样的话:“现在,朕当皇帝的地位几乎也要保不住了”“你们几个以及维新派的同志,要赶快设法救朕啊”。他们几人捧着诏书失声痛哭。可是手中没有一点权,能做什么呢?这个时候,他们想到了袁世凯。

  袁世凯是河南项城人。年轻时他两次参加县试,都没考中,于是他投靠叔父的把兄弟、淮军提督吴长庆,很快得到李鸿章的赏识,步步高升,当上了驻朝鲜通商大臣。公元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前夕,他见形势不好,要求调回国。回国后,他把自己装扮成支持变法的人,常常对人说一些中国和外国的事情,他还在荣禄的同意下参加康有为组织的强学会,一些不知底细的维新派居然对他很有好感。

  甲午战争之后,清廷想要训练一支新式陆军,袁世凯走了许多门路,终于在公元1895年获得清廷的委派,到天津附近的小站训练新式陆军,成为直隶总督荣禄的亲信。以后这支陆军成为清军中很有实力的军队,袁世凯的地位也渐渐高起来。

  康有为等五人商量了很久,觉得唯一的希望只有动用袁世凯的力量了。谭嗣同秘密地向光绪皇帝提出,请求皇上用优厚的待遇联络袁世凯,希望在情况紧急的时候可以靠袁世凯救助皇上,他说得十分恳切。

  公元1898年9月16日,光绪帝召见袁世凯,袁世凯当面向皇上表示支持维新变法。光绪帝很高兴,特地赏给他侍郎的官职。第二天光绪帝又召见他,袁世凯表示一定忠于皇上,报答皇上的恩情。

  第三天,谭嗣同直接来到袁世凯居住的法华寺。他问袁世凯:“你认为我们的皇上怎么样?”

  袁世凯感慨地说:“是一代少有的好皇帝啊!”

  谭嗣同紧急着问:“那么西太后他们准备在天津阅兵的时候,逼迫皇上退位的阴谋,你知道吗?”

  袁世凯说:“是的,我听到过一些。”

  谭嗣同就拿出光绪帝的密诏给袁世凯看,然后说:“现在能够救皇上的,只有你了。”他的话语变得激烈了,用手在自己的头颈比划着说:“要是你没有救皇上的打算,那么就请你到颐和园向西太后告发吧,再把我杀了!这样,你肯定能够荣华富贵。”

  袁世凯脸色变得严肃,严厉地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皇上是我们共同侍候的主子,我和你都受到皇上不一般的恩情,救护皇上的责任,不只是你的,我也有啊!假如你有什么好的主意,我倒是非常愿意听的。”

  谭嗣同听后很满意,说:“荣禄的密谋,全押在天津阅兵这一举措上。你和董福祥、聂士成三支军队都受荣禄指挥,他要靠这三支军队来逼皇上退位。即使这样,董福祥、聂士成的兵力是不能跟你相比的,要论实力,只有你了。要是事变发生,你完全对付得了他们两支军队。保护皇上恢复大权,清除太后身边的反对维新的大臣,整顿朝廷的秩序,这些事,你也完全可以做到从容不迫,这可是你一世无比荣耀的功业啊!”

  袁世凯说:“要是皇上在阅兵的时候,能够看准机会迅速地进入我的军营,下令杀奸臣,那么我一定跟着你们干下去!”

  谭嗣同说:“不过,荣禄待你一向不错。你怎么对待他呢?”

  袁世凯笑了笑说:“他对我不是真心的,你没听说过‘汉人是不可以给以兵权’的说法吗?”

  谭嗣同说:“是啊,不过他可不是一般的人啊,你要对付他,可不容易。”

  袁世凯愤怒地瞪大眼睛:“要是皇上在我的军队中,我杀荣禄就像杀一条狗一样容易!”

  他们商量了好久,谭嗣同才放心地走了。

  但是,谭嗣同走后,袁世凯立刻就向荣禄告密。荣禄连夜进北京,跑到颐和园去见西太后。第二天,也就是9月21日清晨,西太后和荣禄等发动政变。他们把光绪帝囚禁在中南海瀛台,然后又用光绪帝的名义发布请求西太后垂帘听政的诏书,这就是历史上所称的“戊戌政变”。紧急着,西太后下令搜捕维新派,废除变法法令。康有为、梁启超因为事先得到消息,逃到国外。谭嗣同不愿逃走,他说:“要是变法一定要流血的话,那么就从我开始吧!”

  9月28日,谭嗣同、杨锐、林旭、刘光第、康广仁、杨深秀六人在北京菜市口被杀,用鲜血浇洒在变法维新的道路上。他们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戊戌六君子”。其他的维新派和大批参与戊戌变法,以及倾向变法的官员,纷纷被罢官,被流放。新政措施除了京师大学堂被保留外,其余全部取消。戊戌变法彻底失败,离变法开始只有一百天,所以这次变法,又叫“百日维新”。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