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维新失败后,慈禧重新上台发布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调兵三千,关闭京师九城门,停运京津铁路,并令步军统领衙门立即逮捕康有为与其弟康广仁。谁知康有为已经于9月20日天色未明时,带着仆人李唐,离开北京,乘火车去了天津。康有为不知道,就在第二天,北京发生了政变。

  慈禧太后得知康有为已逃出北京、前往上海的消息后,大为震怒,火冒万丈。她立即发布密旨,诡称康有为进毒药丸谋害光绪帝,命令天津、烟台、上海的地方官严密捕拿康有为,一经捕获,立即"就地正法"。

  慈禧的密旨由电报局传到天津。直隶总督荣禄得知康有为已在当天上午乘英轮重庆号渡海南下,便立即派水师的飞鹰号快艇追赶。飞鹰号快艇新从德国购进,时速为三十海里,超过重庆号商轮的航速一倍。此艇如果开足马力,定可很快追上重庆号。但该艇航行至中途时,管带(艇长)刘冠雄声音艇上煤尽而返回天津。实际上是因刘冠雄系北洋水师学堂的毕业生,在思想上深受该学堂总办(校长)严复的影响,同情维新变法,因而有意放走康有为。康有为不知不觉间又度过了一道险关。

  9月22日,康有为随"重庆号"商轮到达山东烟台港。这时,北京清廷指示捕杀康有为的密电早已到达烟台的衙门中。清廷命令,"重庆号"商轮一到烟台港,道台衙门要立即派兵登轮拿获康有为,就地正法。但凑巧的是,那天道台李希杰因事离开烟台到胶州去,并随身带走了电报密码,留守的官员一时无法译出电旨内容,因而也不可能采取拿人措施。

  这样,依然对北京发生政变浑然不知的康有为在"重庆号"商轮停靠烟台码头时,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处于杀身之祸的危险之中。他从容地登岸游览,买了六篓烟台苹果,沿着海滩拾了一袋彩色石头,然后才回到船上。等那位道台李希杰回到烟台衙门中时,康有为乘坐的重庆号商轮早已离开烟台港多时,正行驶在开往上海的海途中。

  上海的情况不同于天津与烟台。一张危险的密捕之网早已张开,在等待着康有为的到来。上海的道台蔡钧及时接到了慈禧捕杀康有为的密电。为完成清廷命令,蔡钧立即派遣大量缉捕人员,由上海县衙门的黄某带领,前往黄浦江边的金利源码头守候。同时,他又派人设法搞来许多张康有为的照片,分交缉捕人员辨认。蔡钧还通知法租界巡捕房派出捕探,至码头守候。为了万无一失,蔡钧又商请上海海关税务司的洋员乘轮预先守候在吴淞口,带着认识康有为相貌的康之堂兄同往指拿。蔡钧还与两江总督刘坤一分别发布悬赏告示,称凡捉住康有为者得重赏三千银元。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些参加缉捕的官兵、侦探、巡捕都张牙舞爪、磨刀霍霍,严阵以待。

  蔡钧得知康有为乘坐的重庆号,将于9月24日到达上海,便立即照会英国驻上海代理总领事白利南,要求英方允许他派人登上自天津开来的所有英国轮船进行搜查与捕人。白利南拒绝中国派员登上英轮搜捕,仅答应由英方派两名英国巡捕上船查缉。

  这时,英国驻上海领事白利南收到了在北京的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发给他的电报,请求他援救康有为脱险。白利南请示了英国政府与英国驻华大使窦纳乐,得到同意,因而决定要尽量设法援救与保护康有为。白利南经过一番策划,派遣上海英租界工部局职员濮兰德将康有为主仆二人转送到停泊在吴淞口外的英国轮船琶里瑞号上藏匿,并派专人保护。康有为这时才知道北京的政变。

  当道台蔡钧打听到康有为被英国人藏匿在英轮琶里瑞号上时,就派中国兵轮两艘来监视,又派人到琶里瑞号轮上交涉,要求英方交出康有为。风声紧急,英方决定琶里瑞号轮船在9月27日载康有为南下香港。到香港康有为住了约二十天,在得到日本政府应允后,他于10月19日偕同弟子、从者六人,在日人宫琦寅藏、宇佐稳来彦的陪同下,乘日轮河内丸离开香港赴日本。不久以后,他又远赴欧美,开始了他辗转国外十五年,足迹遍亚欧、非、南北美五大洲数十国的流亡生涯。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