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初年,金国四太子兀术率兵南侵,宋国派岳飞领兵抵挡,两军在朱仙镇(在今河南开封西南)会战。兀术有位义子叫陆文龙,是兀术自小调教的,武艺超群,对了几阵,几位宋将都败在他手下,岳飞只好挂出免战牌,思谋新计。

  宋部中有位部将叫王佐,原是杨幺部下,自从来到岳飞营中,一直没什么建树。这天晚上,他突然来到岳飞帐中,说有破敌之策。岳飞大喜,忙问他计将安出。王佐说:“那陆文龙本是我们大宋潞州节度使陆登的儿子。潞州失陷,兀术杀了陆登夫妇,而把在襁褓中的陆文龙和乳娘带到北番养大。在下愿去番营说服陆文龙来降。”岳飞当然高兴,但转念一想,王佐怎能打入番营呢?王佐说:“这个在下早已有计了。”说罢抽出剑来,一挥便砍下自己的右臂。岳飞赶忙来制止,王佐已倒在血泊中。岳飞忙让军医来包扎护理。王佐醒来,如此这般说了一番打入金营的办法,感动得岳飞热泪盈眶。

  休养了几天,王佐瞅个夜晚来到金营。巡逻兵带他来见兀术,王佐痛哭流涕,说了一番劝岳飞识时务,不要跟强大的金国对抗,及早与金人讲和而激怒了岳飞,岳飞砍下了他的右臂的假造经过,直说得兀术动起情来,安慰了一番,收在帐下。见王佐已不能出阵打仗,权当顾问,需要了解宋营将士情况便找他来问。

  王佐本是儒将,饱读诗书,历史故事烂熟。金营诸将最爱打听中原历史,所以不时有人来召王佐去饮酒闲扯。

  一日,王佐饮酒闲扯后回自己帐篷,路过一处,见一老年妇人中原打扮,在帐外晒衣服。王佐看左右没人注意,便上前搭话,果然是陆文龙乳母。乳母把他请入帐中,询问宋国情形,表示出不忘故国之情。王佐趁机问她日后有什么打算。妇人见是中原人,也不避讳,表示出南归之意。王佐亮出身份,两个定下游说陆文龙之计。

  此后,王佐在乳娘安排下,常去陆文龙营中为陆文龙讲故事。一天,王佐带去一幅画,说要为陆文龙讲个精彩故事。陆文龙刚刚16岁,孩子气末褪,自然十分高兴。讲故事前,王佐先让他看看那幅图画。陆文龙展开画,见上面画着一座官衙大堂,一位番将坐在堂上,堂前躺着一位宋将和一位妇人,皆已身首异处。旁边站着一位妇人在抹眼泪,怀里还抱着个孩子。陆文龙百看不解,请王佐从头讲来。

  于是王佐讲金兀术入侵潞州杀死节度使陆登夫妇,抢走陆家公子陆文龙的故事。陆文龙一听,忙问:“那小孩怎么与我重名?”王佐说:“那小孩就是你,怎么不与你重名?不信,可问你乳娘,画上那位抱小孩的妇人,就是你现在的乳娘。”陆文龙将信将疑,乳娘从帐后哭着出来讲述了当时的经过。

  陆文龙听罢,又恨又气,恨只恨兀术杀死父母,气只气自己全然不晓,认贼作父。

  不久,陆文龙在王佐安排下投奔岳飞去了。岳飞得此猛将,大举进攻,把金兵打退了。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