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嵩为内阁首辅大学士时,徐阶也是内阁大学士,两人共事近十年,严嵩多次设计陷害徐阶,徐阶装聋做哑,从不与严嵩争执,甚至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严嵩的孙子,表面上十分恭顺。严世蕃对他多行无礼,他也忍气吞声。

  直到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邹应龙告发严嵩父子,皇帝逮捕严世蕃,勒令严篙退休。徐阶还亲自到严嵩家安慰。这一行动使得严嵩深受感动,叩头致谢。严世蕃也率妻子乞求徐阶为他们在皇上面前说情,徐阶满口答应。

  徐阶回家,他的儿子徐番迷惑不解,说:“你老受严家父子的侮辱陷害,已经那么多年,现在是该出口气的时候了。”

  徐佯装十分生气,骂徐番说:“没有严家就没有我的今天,现在严家有难,我负心报怨,会被人耻笑的!”严嵩派人探听到这一情况,信以为真。

  严嵩已去职,徐阶还不断写信慰问。严世蕃也说:“徐老对我们没有坏心。”

  殊不知,徐阶只是看皇上对严嵩还存有眷恋,皇上又是个反复无常的人,严嵩的爪牙在四处活动,时机还不成熟。

  等到严世蕃谋反事发,徐阶密谋起草奏章,抓住严嵩父子要害,告严嵩父子通倭想当皇帝,才使得皇上痛下决心,除掉严嵩父子。严嵩父子还蒙在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