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嘉靖年间,奸臣严嵩执掌朝政,把其亲信胡守宪安插在浙江府任总督。胡公子依仗老子的权势,横行霸道,作威作福。一天,胡公子携人出游,路过淳安驿站,嫌驿站对他一伙招待不好,挑剔毛病,指挥随从把驿站管事捆绑起来,倒吊在树上进行鞭打。站役们慌忙跑到县衙禀告知县海瑞。海瑞闻讯义愤填膺,决定严加惩办,可是转而一想,胡公子的老子是本省总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惩处了胡公子,胡总督会认为本官打狗欺主。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一条妙计,既能严惩胡公子,又便于向上司交待。

  于是,海瑞带着衙役匆匆赶到驿站,见那花花公子正在树荫下指手划脚骂人打人,就喝令衙役:“给我把恶棍拿下,严加惩处!”胡公子嚣张地大喊大叫:“本公子是堂堂胡总督的儿子,你们要干什么?”海瑞以真当假,说道:“哪里冒出来的恶棍!狗胆包天竞敢冒充胡总督的儿子,败坏胡总督的名声!上次总督大人到此巡视时,再三嘱咐我们,要禁止铺张浪费,招待过往官员务必节俭,总督大人真是一个体恤民情的好官,而你这个花花公子带着这么多行李,这么多银子,横行霸道,花天酒地,还行凶打人,一点也不像是总督的公子,分明是冒脾货!打着胡公子的旗号招摇撞骗,如此刁徒,必须依法严惩!”随从奴仆再三解释:“他真是胡公子呀!”衙役们上前就打嘴巴,骂道:“看你们还敢冒充胡公子!”打得谁也不敢作声了,又把胡公子掀翻杖责数十,直打得胡公子再也不敢坚持说他是胡公子了,而是张三,打着胡公子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海瑞叫师爷详细录下“张三”的口供,然后给胡总督写了一封信,写道:“总督大人:某日,一伙恶棍,为首者张三,冒充令郎胡公子,四处诈骗银物,闻进驿站,强索酒肉食物,殴打驿站吏员,报到本官,一审结案,案犯供认如实,今将人犯和口供以及如数赃物一并押解赴省。”

  胡宗宪总督接到海瑞的信拆封阅后,又见儿子那副狼狈相,弄得哭笑不得,只好把押解公子的衙役打发回县,心中有苦难言。海瑞凭借以攻为守的计谋,编造谎言,不仅严惩了纨绔子弟,而且使其后台无法责难,将计就计运用之妙,可见一斑。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