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4年,福建总督范承谟和他的家人、部署被耿精忠关进大牢。在牢房里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他都要恭恭敬敬地戴上皇帝赐给他的帽子,穿上他最后一次见母亲时所穿的长袍,向北跪拜,以示其对君主、父母的思念与忠诚。在牢里他还写道:"既然出来为帝王分忧,父母之身也就是吾皇之身。皇帝忧虑,对臣子来说就是一种耻辱,如果皇帝受辱,那么臣子就应该以死相报。"

  到1676年9月,杰书攻克衢州,耿精忠意识到自己的日子已经不多了,10月22日,耿下令处死范承谟以及他的随从人员。范承谟为之准备了七百多个日夜的最后时刻终于来到了,一如平时他在狱中朝拜皇帝一样。他穿戴好自己那身神圣的衣冠,平静庄严地走向刑场。

  刑场上,一个刽子手故意轻辱他,把他头上那御赐的帽子掀下来扔到了地上。范承谟勃然大怒,他举起戴着枷锁的双手,疯狂地卡住着个狂妄之徒的喉咙,若不是旁边的士兵相救,那个刽子手可能就被他掐死了。被惊呆了的刽子手吓得站到一边去了,范承谟从地上捡起帽子,认认真真地戴好,整理整理衣服,面北而跪,行完三拜九叩之礼后,挺身受死。同一天被杀害的还有他的全部部属、随从,共计五十三人。

  应予提及的是,耿精忠手下一个出身蒙古、名字叫做嘛尼的打手,受范承谟的勇气与精神的感动,竟要求与范承谟同死。耿精忠气急败坏,将他以磔刑(千刀万剐)处死。刑中,嘛尼大叫:"我宁愿与忠良一同死去,也不愿和你这叛臣贼子一起苟活!"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