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时,萧齐的始兴内史王僧粲起兵造反,自称湘州刺史,领兵进袭长沙(今湖南长沙)。长沙太守刘坦素以多智著称,一边调兵迎敌,一边注意内部动向。

  长沙城外有家大族很有势力,族长名钟玄绍。他早已接到王僧粲的密信,准备响应王僧粲起事。早有密探把这事报告给刘坦,并打听到钟玄绍就在第二天夜晚动手。

  怎么办?大军在远离长沙的边防阻击王僧粲大军,一时间抽调不回来。城内守兵尽是老弱病残,不是王僧粲一伙儿的对手。怎么办?手下人都着了慌。刘坦沉吟了半晌,说:“没关系,我们来个疑兵之计。”

  刘坦一边派人火速往前线送信,抽调一批人马回城,一边让手下老弱残兵各处调防。折腾了一天,傍晚时候,吩咐手下人一反常规,大开城门。钟玄绍等人夜深人静时果然悄然来到城门外,准备偷袭守门兵。一看,却见城门大开,悄无人声。钟玄绍一下子疑惑起来,早探听到城中白天调动兵马,自己原想偷袭不成就硬攻的,哪料到却城门大开!莫非里面有埋伏。为了慎重起见,他令手下退回,宁愿晚一天起事,也别中了埋伏送了命。

  第二天,钟玄绍装作没事的样子来到城中刘坦衙中,像往常那样与刘坦攀谈,准备探点口风。刘坦早看透了钟玄绍的诡计,他一边与钟玄绍虚言周旋,一边暗中派人去查抄钟玄绍的家。

  钟氏家人突见官兵到来,又没见钟玄绍的面,一个个不知怎么办才好,任凭官兵抄查。不一会儿,便查到了钟玄绍与王僧粲的来往信件。官兵按刘坦预先的吩咐带上几个钟家主要人物回衙了。

  官兵呈上密信,刘坦脸色一变,把信甩给钟玄绍。钟玄绍一看傻了眼,手下人又不在,没办法,只好听凭捕抓。

  刘坦公布了钟玄绍通敌谋反之罪,杀了钟玄绍和几个主要人物,当众烧了钟玄绍的党羽名单,安定了民心。派人传令回救部队半路返回前线。

  这样,刘坦巧用疑兵,一反常规,开城迎敌,却吓得敌人推迟起事时间,为刘坦平灭叛乱争得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