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1750~1799年),字致斋,清满洲正红旗人,生员出身,袭世职。乾隆时任军机大臣,后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封一等公。其略有文采,相貌英俊,善于察颜观色,乾隆对其极为宠任。其执政20余年,植党营私,招权纳贿。嘉庆即位后,俟乾隆卒后,列二十款罪将其押入大牢,责令自杀,并抄没家产。

  一天午后,乾隆到圆明园散步,起初的天气阴沉,吹过阵阵凉风,谁知不一会儿,云开见日,白花花的阳光照在身上,司盖的太监忘了携御盖,被乾隆当场大加申斥,忽然随从中有人说:“典守者不得辞其责。”乾隆便回头问:“谁在说话?”那人忙跪倒磕头。乾隆见他唇红齿白,是一个美貌的少年,不觉心里一动,心想:这人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朕和他从前是十分亲热的,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这么一想气便消了小半,随即问:“你是——?”那人说:“奴才名和珅,现充当銮仪卫差役,恭奉御舆。”“多大年纪?”和珅说:“二十四岁。”这时乾隆忽然想起来了,原来这和珅的面貌,和已死的马佳妃一模一样,丝毫不差。马佳妃死后到现在,恰恰二十四年。乾隆想起以前与马佳氏一番柔情蜜意的情形,不觉心中一酸,自己在椅子上跌坐下,唤和珅近身来,又让他把衣领解开来,见他颈子上果然有一点鲜红的痣。乾隆帝忍不住把和珅抱在怀里,掉下眼泪来,说到:“爱妃你怎么投了一个男身呢?”和珅呆呆地说不出一句话。乾隆忽然觉出自己的失态,连忙定了心神说:“这御舆的差使,未免委屈,充你别的差使,可好么?”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和珅连忙磕了九声响头,朗声说:“奴才谢主龙恩!”乾隆便令他跟住身后,和珅有问必答,句句称旨,引得龙心大悦,回到宫中,竟命他做了内务大臣。

  和珅骤得宠幸,便打起精神伺候皇帝的颜色,乾隆想着什么,不待圣旨下颁,他已暗中领会,十成中猜中八九成,因此愈加宠任,后来乾隆竟日夜少他不得,有时在御书房里同榻而眠。

  乾隆素爱冶游,一天与和珅说起江南的风景,乾隆叹息说:“朕想去游幸一次,只虑南北迢遥,要劳动宫民,花费许多金钱,所以未决。”和珅道:“圣祖皇帝六次南巡,臣民并没有多少怨咨,反都称颂圣祖功德。古来圣君,莫如尧舜。《尚书-舜典》上也说五载一巡狩,可见巡幸是古今盛典,先圣后圣,道本同揆,难道当今万岁,反行不得么?况且国库充盈,海内殷富,就使费了些金银,亦属何妨。”乾隆生平最喜仿效圣祖,又最喜学尧舜,听了和珅的一番言语,正中下怀,便高兴地说:“你真是朕的知己!”遂降旨预备南巡。和珅督造龙舟,建得穷工奇巧,备极奢华,把康、雍两朝省下的库储,任情挥霍,好像用水一般,而和珅自己则从中得了数十万好处,乾隆还奖他办事干练,升他做了侍郎。御驾所经,督抚以下,尽行跪接,一切供奉,统由和珅监视。和珅说好,乾隆定也说好,和珅说不好,乾隆定也说不好。督抚大员,都乞和珅代为周旋,因此私下馈赠的金银珠宝以千万计。不到几年,和珅家里居然宅第连云,家财千万,奴婢成群,美人满室。

  四方进贡来的宝物,乾隆吩咐和珅自己挑选,把十成里的三四成都赏给他。其实那进贡的东西先要经过和珅的手,他早已拣好的东西拿到自己家里去藏起来,却把拣剩的送给乾隆。有一天皇子七阿哥一不小心,打碎了陈设在宫中的一只碧玉盘。那玉盘直径有一尺宽,颜色翠绿,是乾隆最心爱的珍物,七阿哥吓的守着破碎的玉盘哭个不停。恰巧和珅从院子里走来,七阿哥知道这件事只有和珅能帮忙,忙给和珅磕头。和珅起初不肯管闲事,后来看七阿哥真急了,情愿给他十万银子,和珅才答应。到了第二天,和珅便在自家中拿了一只碧玉盘,悄悄去安放在长春宫里。和珅的碧玉盘比乾隆的要大一倍。原来碧玉盘是进贡来的,和珅把大的留在家里自己用了。

  无论皇亲国戚,功臣文士,没有一个比得上和珅的尊宠。乾隆把和孝公主嫁他儿子丰绅殷德。和孝公主未嫁时候最为乾隆爱惜,她幼时女扮男装,常随乾隆微行,和孝公主见了和珅,叫他丈人,和珅格外趋奉。公主要什么,和珅便献什么。一日,同行市中,见衣铺中挂着红氅衣一件,和孝公主说了一声好,和珅便向铺中买来,双手捧与公主。乾隆微笑对着公主说:“你又要丈人破费。”这件故事,都人传为趣谈。从此和珅肆行无忌,内外官僚,多是和珅党羽,把揽政柄三十年,家内的私蓄,乾隆帝还不及他。他的美妾娈童,艳婢俊仆,不计其数。还有一班走狗,仗着和威势,在京城里面,横冲直撞,很是厉害。御史曹锡宝见他的家奴,借势招摇,家资丰厚,劾奏一本;乾隆令朝臣查勘,朝臣并不细查,只说曹锡宝风闻无据,反加他妄言的罪名。一个家奴都参不倒,何况和珅呢?乾隆五十五年,内阁学士尹壮图弹劾各省大员私挪库存银两,导致库存银两不足。乾隆大怒,派尹壮图到地方核查,和珅建议派户部侍郎庆成同往,郎庆成名义上是协同访查,实际上处处掣肘,每到一地,负责拖住尹壮图,让那些官员赶紧借钱填补亏空,结果尹壮图毫无所获,反而因为诬赖大臣丢了官。

  乾隆四十一年,和珅授户部侍郎,不久升迁为军机大臣,居此要职二十四年,还兼任步兵统领、户兵吏等部尚书、理藩院尚书等,宠信冠于朝列。乾隆五十一年,和珅晋大学士。又历任四库全书馆、国史馆总裁。累封至一等公。乾隆甚至不顾他名份的低微,送给和珅小小的崇文门税务监督这一肥缺,可见宠信的程度。乾隆后期,他权势最大,又受贿无厌。政令传宣多由其手书口传,内外大臣恃为奥援;令各省奏折皆用副折送其先阅,各地进京贡品也多入其家。他广收贿赂,致府库空虚,吏治败坏。

  乾隆六十年,乾隆禅位于嘉庆帝,自己称太上皇。乾隆在位时间与其祖父康熙一样长,他之所以禅位,因为不愿对祖父不恭,同时也可以有余暇享受后宫里的艳福。诸王大臣,倒也没什么惊疑。只有和珅心中忐忑,他想嗣王登位,未免失去尊宠,急忙启奏说:“内禅的大礼,前史上虽常闻,然而也没有多少荣誉。惟尧传舜,舜传禹,总算是旷古盛典。但帝尧传位,已做了七十三载的皇帝;帝舜三十征庸,三十在位,又三十余载,始行受禅。当时尧舜的年纪,都已到一百岁左右,皇上精神矍铄,将来比尧舜还要长寿,再在位一二十年,传与太子,亦不算迟,况四海以内,仰皇上若父母,皇上多在位一天,百姓也多感戴一天,奴才等近沐恩慈,尤愿皇上永远庇护;犬马尚知恋主,难道奴才不如犬马么?”这番话说得面面周圆。从前和珅怎么说,乾隆便怎么做,偏这次没有采纳。和珅暗中又运动和硕礼亲王永恩等,联名请乾隆暂缓归政。乾隆仍把对天发誓的大意申说一番,并拟定明年为嘉庆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