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武宗时,宸濠叛乱,王阳明平定了宸濠之乱,逮捕了宸濠,把他囚禁在浙省,当时正赶上皇帝南巡,驻在留都。中官诱骗王守仁放宸濠回江西,等皇帝亲征时再把他擒获。中官派了两个宦官到浙省传达他的命令,王守仁指责中官的这一行为,却收下了他的命令,因中官害怕,这件事就作罢了。

  江彬等人妒忌王守仁的功劳,散布流言,说王守仁开始时与宸濠同谋,听说朝廷的大军出征后,才把宸濠逮捕以开脱自己。他们想把王守仁也逮捕起来,把功劳归自己。王守仁与张勇商量说,如果顺应皇帝的意旨,也许可能挽回局面,假如不听朝廷的旨意,而反抗他们,白白引起那些小人的怨怒。于是就把宸濠交给了张永,再上表告捷,把捉宸濠的功劳归于总督军门,要求皇上不要到江西去,王守仁自己也称病在净慈寺养病。

  张永回到京城,在皇帝面前极力称赞王守仁的忠诚,以及他让功避祸的做法。皇帝悟清了是非,于是制止了对王守仁的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