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李鸿章等人在湘军大营中闲谈,聊着聊着便扯到安徽人身上,语多调侃讥笑。

  既称湘军,在座的自然是湖南人为多,为安徽辩护的就只有李鸿章,他孤军奋战,苦苦支撑,无奈敌方人多势众,渐渐就显出颓势。李鸿章未能免俗,见自己难于支撑,不免把话题由辩论转而为人事攻击了。他以彭玉麟父曾在安徽为官为"机会点",开始阴一句阳一句地反攻。

  一贯火爆的彭玉麟听李鸿章拿自己家事开涮,二话不说,"遂用老拳",上去就照李鸿章迎面就是一拳,彭玉麟个小,不到一米七,一米八几的李鸿章又哪肯示弱,回手反攻,二人就在大营之中扭打起来。

  于是,参谋总长和海军司令"相扭扑地",斯文尽丧。

  左宗棠在营,称呼他人从来都直呼其名,惟对曾国藩客气一点,叫他"涤生"(曾国藩的字)。

  有一次,左宗棠、李鸿章两人辩论,互不相让,曾国藩为缓和气氛,就改换话题,说咱们对对子吧,并出了上联:"季子自鸣高,与人意见常相左;"意谓左宗棠自视太高,常常为了标榜自己而特立独行;联中巧妙嵌进"左季高"(宗棠字)三个字,应该算是一个玩笑。

  左宗棠正在气头上,不假思索对了下联:"藩臣身许国,问君经济有何曾?"其意则是说我看你曾国藩不过口头救国,真论经世济民之术,你又懂得多少!下联也嵌进"曾国藩"三个字。

  但是,这是直呼其名,比起上联"季高"的字呼,极为无礼。曾国藩本拟借对联化解纷争,不料却引火烧身,反被左宗棠狠狠修理一番,最后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