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9月18日,天津市发生了一起奇特的交通事故:一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与一匹狂奔的高头大马相撞,骑马者———超级女谍川岛芳子的表弟、日本天津驻屯军司令部多田骏中将的义子金荣麟当场殒命。由于死者身份特殊,这起交通事故引起了平津乃至华北地区以及全国新闻界的关注。日本天津驻屯军司令部特高课、国民党天津市警察局都派员作缜密调查。但是,最终也未能查清这起交通事故的情况。真相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才得以披露。

  1936年9月上旬的一天,天津英租界。

  清晨,一条偏僻、冷清的马路上,行走着两个男子。一个40来岁的矮个子,周身透着精悍、机警,身穿黑色的纺绸衫裤,手执一把黑色泥金纸扇,步履从容,神情安逸,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的旁边跟随着一个20多岁的彪形大汉,身强力壮,怀里鼓鼓囊囊,显然掖着家伙。这个矮个子就是“9·18”事变后不顾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政策,奋起抗日,血战江桥,打响了抗日武装第一枪,从而名震全国、蜚声海外的马占山将军。每天清晨,马占山总喜欢带一名贴身卫士外出散步,呼吸新鲜空气,这是他戎马多年养成的习惯。

  10分钟后,马占山两人来到一个四岔路口,马占山驻步而立,准备往回走。就在这时,他看见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跪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手里捧着一个破碗,但极少有人往碗里扔铜板。马占山皱皱眉头,大步朝对面走去,在叫花子面前站下,轻声问道:“你是哪里来的?”

  叫花子哑着嗓音答道:“我是东北怀德县人氏,原是开店铺的,后来小鬼子占了东北,抢了我的店铺,杀了我的妻女,我只好逃进关内,行乞为生,到现在已经是第5个年头了。”

  马占山心里一阵颤动:怀德县!这么说,这人是同乡!将军默默地盯着叫花子,稍停,朝卫士卢纯打个手势:“赏!”返身便走。卢纯马上从衣兜里掏出两个银元,“咣啷”扔在破碗里,拔腿去赶马占山。叫花子大出意外,感激涕零,爬起来追着马占山大叫:“恩人!恩人!请留大名!”

  就在叫花子穿过小半条马路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匹枣红色的大洋马如旋风般地疾奔而来,将他撞翻在地。这时,马占山和卢纯已经穿过马路,听见声音回头看时,那枣红马已经奔远了。只见那叫花子在地上滚了几滚,才慢慢地撑着爬起来。马占山见他未受伤,这才放下心来,朝对方挥挥手,示意他小心,这才迈步而去。

  刚走了不多远,背后传来“笃笃”的蹄声。马占山幼年即为地主牧马,七八岁时已是一个出色的小骑手,此后一直与马做伴,堪称“马专家”。他一听蹄声,便头也不回道:“刚才撞人的那匹马过来了!”卢纯回头一看,果然是那匹枣红马奔回来了。说话间,枣红马已经和他们并行,骑者一声吆喝,戛然驻步。马占山打量骑者,对方是个20多岁的瘦高个男子,身穿黄哔叽马裤和黑色练功衫,光着头,手里提着一条马鞭子,一副富家纨绔子弟的样子。

  那人见马占山盯着他看,忽然发出“嘿嘿”冷笑声,开腔道:“哎!这不是大名鼎鼎的马占山马将军吗?啊呀,您老是抗日名将,咱这天津卫现在就有日本军,您怎么不去打他们啊?”

  卢纯听着,气得额头上的青筋乱颤,指着对方破口大骂。那人翻身下马,挥着马鞭道:“怎么?想跟爷们儿打架?哈哈,小子,有种就上来吧!”

  那卢纯本就血气方刚,对方又是主动挑衅,这口气哪里咽得下?当下便挽袖捋臂意欲教训对方,不料被马占山一声断喝止住了:“不要动手!我们———回去!”

  “啊?!”卢纯闻言一个愣怔,大惑不解地望着将军。他弄不懂一向性格暴躁的马占山今天怎么会白白放过眼前这个寻衅的家伙。

  马占山又看了那人一眼,拔腿往前走了,卢纯急忙跟上去。背后传来那家伙充满嘲讽、挑衅意味的笑声。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