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是天下有名的才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管走到哪里,看见一件新鲜事儿,便以此为题,吟诗作对。

  在一个风和日暖,鸟语花香,阳春三月的下午,正在陈伯阳家作客的唐伯虎,邀约伯阳到郊外游玩,行至半路,见前面一片非常茂密的竹林,林中楼阁隐约可见。唐伯虎沉思片刻,说:“伯阳,我们作对取乐,谁输了晚上罚酒吧!”陈伯阳说:“好!前面不远就有酒店,以行至酒店为限,对不上者,就罚酒喝。”唐伯虎点头同意,马上出了上联:“眼前一簇竹林,谁家庄子?”陈伯阳听后、认为此对不难,但一琢磨,觉得又不那么容易。因为,联中的“庄子”既是一个人名,又是一本书名,他埋着头,边走边想,不知不觉就到了酒店门前。陈伯阳说:“伯虎,进店喝酒吧!”他们俩人刚一坐下,伯阳猛然抬头看见墙壁上书有“杜康传艺,太白遗风”两行洒洒落落的大字,他一把拉着唐伯虎的手说:“我对上了!你听,‘壁上两行文字,哪个汉书!’?唐伯虎举杯点头称赞:“妙哉,妙哉!”

  酒后,两人出店继续前行,忽然,在前行的路上,有三位农夫正在蹬车车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唐伯虎看见水车旋转,流水哗哗,正想以此为题,吟诗作对,哪知那三位农夫中有一位早认出了唐伯虎,他笑着说:“解元公,你是天下有名的才子,我出个对子,你对上了,我们马上停止车水,抬车让路,如若对不上,就请绕道前行。”唐伯虎微微一笑说:“请教。”农夫说:“水车车水水随车,车停水止。”非常自信的唐伯虎,将手中纸扇几摇,笑着说:“风扇扇风风出扇,扇动风生。”三位农夫,笑语盈盈,赞不绝口。急忙跳下车来,抬开水车,让他们二人前行。

  唐伯虎和陈伯阳,一路谈笑风生,观赏田园风光。忽然,行至一坝冬水田的田埂上时,对面来了一位老头,挑着一担河泥迎面走来,由于田哽太窄,必须要一方让路,另一方才能通行,否则,双方都不能前行。唐伯虎正想以此为题作对,要老头让路。可是,还未等唐伯虎开口,老头抢先说:“秀才,我挑这河泥又脏又臭,弄脏了你们的衣服多不好呀!”

  唐伯虎说:“怎么办呢?”

  老头问:“你们说怎么办呢?”

  陈伯阳接着说:“我看还是象刚才那样,作对让路,对不上来的就让路。”

  老头说:“那好,我出个对对,你们对上了,我挑起担子倒行五百步,退到叉路口让你们前行,如若你们对不上来那又怎么办呢?”

  陈伯阳把后路一看说:“倒退五里,到叉路口让大伯前行。”

  唐伯虎说:“请大伯出对。”

  老头指着自己挑的担子说:“一担重泥拦子路。”

  唐伯虎望着陈伯阳,陈伯阳盯着唐伯虎,愣了好一阵子,都对不上来,陈伯阳说:“伯虎,我们还是后退让路吧!”

  唐伯虎把后路一看,想了想说:“后退不难,可是那水车能轻意让路吗?我们还是脱靴下田,让大伯挑泥前行为妙。”唐伯虎带头脱下便靴,高挽裤脚,跳下水田。后来,老头才知道下田让路的是唐伯虎。

  这是一个隐字对,“重泥”隐“仲尼”,即孔丘。“子路”是孔子的学生,意思是说,老师难住了学生。

  两年后,唐伯虎在一次外出私访时,见一位官老爷坐船观景,为风景所迷,叫纤夫早早回船。夕阳西下,纤夫们说说笑笑回船了。唐伯虎见此情景,脱口吟出“两岸纤夫笑颜回。”他说的“纤夫”是隐的“庆父”这个坏蛋,“颜回”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后来,他非常高兴地去找到了那位挑河泥的大伯,说:“我对上来了,‘两岸纤夫笑颜回’。”老头非常高兴地说:“对得好,对得好!这点小事你都这样认真,你真不愧为天下有名的才子呀!”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