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字卓如,号任公,笔名主要有过哀时客、饮冰子、饮冰室主人、新民子、中国之新民、自由斋主人、曼殊室主人、少年中国之少年等。广东新会人。他是中国近代资产阶级改良派的着名政治活动家、思想家、文学家和学者。戊戌变法前,与康有为一起联合各省举人发动“公车上书运动”。戊戌维新运动领袖之一。戊戌变法失败后,流亡日本,政治思想上逐渐走向保守。梁启超是近代文学革命运动的理论倡导者,他在《饮冰室合集》中继续推广“诗界革命”,批判了以往诗中运用新名词以表新意的做法,提出“以旧风格含新意境”的进步诗歌理论,为中国近代诗歌的发展起了指导作用。

  爬上竹梯做打油诗

  1873年,梁启超出生在广东省新会县熊子乡茶坑村一个书香门第的人家里。小时候的他很淘气,一天,他爬上竹梯玩耍。祖父怕他有危险,望着梁启超急叫:“快下来,快下来!会跌死你的……”梁启超看见祖父急成那样子,竟又往上再攀一级,还冲口念出两句诗:“有人在平地,看我上云梯。”祖父不由开心大笑,感到乖孙非比寻常。他仿佛看到了孙儿的鸿鹄之志。那个温馨又平常的瞬间,也仿佛昭示着这个孩子与众不同的未来。

  出言不逊逗乐来客

  书香门第,教育孩子自然有一种别出心裁的方法。

  梁启超10岁那年,跟父亲入城,夜里住在秀才李兆镜家。李家正厅对面有个杏花园,梁启超第二天早晨起来便走到杏花园玩耍,但见朵朵带露杏花争妍斗艳,十分可爱,便摘了几朵。突然听到脚步声由远而近,原来是父亲与李秀才来了。梁启超急忙将杏花藏于袖里,但仍被父亲看见了。

  父亲不好意思在朋友面前责怪儿子,便以对对联的形式来处罚他。父亲吟上联:“袖里笼花,小子暗藏春色。”梁启超仰头凝思,瞥见对面厅檐挂着的“挡煞”大镜,即念出下联:“堂前悬镜,大人明察秋毫。”李兆镜拍掌叫绝,于是道:“让老夫也来考一考贤侄,‘推车出小陌’,怎样?”梁启超立刻对上:“策马入长安。”“好,好!”李兆镜连声赞好。在欢悦的气氛中,父亲原谅了梁启超的过错。

  还有一次,梁启超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当时正在厅里与父亲谈着什么。梁启超从外面玩得满头大汗走进来,从茶几上提起茶壶斟了一大碗凉开水正想喝,却被客人叫住了。“启超,你过来。”客人说,“我知道你认识很多字,我来考考你。”

  客人见茶几上铺着一张大纸,提笔便狂草了一个“龙”字:“你读给我听。”梁启超看了一眼,摇摇头。客人哈哈大笑。梁启超没理他,一口气喝干了摆在茶几上的那碗凉开水。客人看了又哈哈大笑,道:“饮茶龙上水。”梁启超用右衫袖抹一下嘴角,说:“写字狗耙田。”梁启超的讥讽让父亲尴尬,正要惩罚他,客人说:“令公子对答工整,才思敏捷,实在令人惊异。”

  登上凌云塔初露凌云志

  梁启超的故乡新会茶坑村有座小山,叫坭子山,山上有座塔,叫坭子塔,又叫凌云塔。梁启超的老家就在坭子塔山下,童年的梁启超时常和小朋友爬上凌云塔望风景。

  一天,梁启超写了一首诗给祖父看。诗是这样的:“朝登凌云塔,引领望四极。暮登凌云塔,天地渐昏黑。日月有晦明,四时寒暑易。为何多变幻?此理无人识。我欲问苍天,苍天长默默。我欲问孔子,孔子难解释。搔首独徘徊,此时终难得。”这就是梁启超11岁时写的《登塔》诗。

  一个人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有三个方面,即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其中,家庭教育是最基本的基础教育。思想和文化的启蒙,一般都是在家庭中进行的。梁启超在童年时期也是如此。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