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全是历代农民起义的领袖之一,酷爱写诗。看过洪秀全诗的朋友会发现,他的诗不仅荒诞,而且土气。洪秀全制定的各种制度,洪秀全写的各种布道书,大部分都是以打油诗的形式表现,尤其是进入天京后,有太平军士兵为他作战,有杨为他处理各种政务。洪秀全干脆每天隐居在天王府。

洪秀全本来是个穷书生,学了很多年也考不上。在他看来,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他的文章没有得到考官的欣赏,要么是因为考官受贿,要么是因为考官没有眼光。但是大家看到洪秀全写的诗,发现考官的评价没有错。看完之后真的让人有一种撕卷子的冲动,倒数第二的洪秀全终于爆发了。上次科举失败后,洪秀全发高烧,在路上拿起一本基督教小册子。为了安抚自己受伤的心灵,洪秀全开始阅读这本小册子,它成为后来洪秀全创建太平天国的主要思想支撑。后来,洪秀全对上帝的早期理解和认识,常常见于天王的御诗中。

估计文章真的不怎么样。洪秀全后来颁布的诏令,大部分都是用打油诗的形式表达的。虽然很可笑,但是没人敢笑。

最可笑的是,洪秀全不仅用打油诗颁布条条框框,还喜欢用打油诗骂人。他甚至把自己所有的骂人诗都印成书,颁布给军民。

洪秀全进入南京后,严格禁止与所有军民发生性关系,却执迷于选择女人。洪秀全视后宫妻妾为牛马,不仅用棍子骂,还百般羞辱虐待。

有几首诗充分反映了当时洪秀全对后宫妇女的侮辱和严厉批评:

见有人缩脚,便训斥道:“耕妇如耕田,天庭人物好威严。我们想成为真正的月亮,但我们仍然不知道如何理解它!”

看到不会刷牙、不会扑粉、不会喷香水的人,他就用刻薄的语言讽刺说:“不跟从主,就永远见不到太阳!脸又黑又臭,嘴又饿又臭,烧硫磺!”。

除此之外,洪秀全还对后宫的大小月嫂制定了严格的规章制度。比如他规定了一个“十要打”的规则。如果你不服从宗教,你应该战斗;不听指令就要打;你看你老公,就该打三次;若问王不敬,则四战;大声说话,要打六下;不答则七战;如果觉得不开心,就打八次;不慢条斯理地说,就要打十次。

在洪秀全这些“诗意”的条条框框下,天王府的女人几乎成了洪秀全的奴隶,没有任何自由和地位。而金田起义中洪秀全倡导的男女平等观念,也被洪秀全遗忘了。此时的太平天国面目全非,成了彻头彻尾的流氓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