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周厉王姬胡,略知历史的人们就会想起“止谤”和“国人暴动”这两个词。周厉王本人甚至因此被史家与夏桀、商纣、秦二世并列,被认定为历史上着名的暴君、昏君。

  暴君、昏君通常有着很多荒诞残暴的举动,譬如所谓“酒池肉林”、动辄杀人、横征暴敛,但这跟周厉王并不搭界。周厉王对山林川泽抽取利税,这其实并没有加大老百姓的负担,而是将贵族的收益转到了王室,对此,贵族阶层怨声载道。

  不仅如此,周厉王还打破传统,不再从周召两大政治家族选用卿士,而是唯才是举,任用了经济专才荣夷公和军事干才虢公长父。汉代的景帝和武帝大力推动削藩,其实几个世纪之前,周厉王就玩过这一手,设法肢解大的诸侯国,向各国派出周王室的直属官员。周厉王还强化法治,淡化礼制,这对于当时的贵族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西周的国都因此掀起了抗议浪潮,周厉王至此使出了昏招,禁止公开场合非议朝政,最终招来了贵族阶层和诸侯国代理人的联合反扑。

  从这些具体细节来看,周厉王其实算不算什么暴君、昏君,顶多是个志大才疏的改革家,正如后来的王安石、建文帝、光绪帝那样,不太懂得改革操作的恰当火候,而是凭着一腔热血,推行暴风骤雨的改革,希望立竿见影见到效果。

  当然,周厉王也好,古今中外其他一些推行革新又壮烈失败的改革家也好,他们身处特定的历史情境,改革之所以会失败,之所以会用不合时宜的方式力推改革,很多情况下不是改革家单方面的选择,而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无奈。

  就拿周厉王的选择来说,西周王朝开国就在天下分封诸侯,王室直管区域非常有限,税收基础不牢,王室开支需要依赖诸侯进贡。王朝刚刚创立之初的时候,王室兵力强大,君臣干练,而诸侯国的力量就要弱小得多,当然只能老老实实进贡。但日子一长,诸侯国强大起来了,而王室有限的区域无法供养强大的军队,成长在宫廷的天子也不具备先祖的威望和军政能力,这就叫做央地力量对比发生了扭转。再加上,在王室直管区域内,天子管的是大臣和贵族,后者又下辖更小的领主,等于就把天子架空了。姬胡当上周朝的天子(周厉王),就发现王室根本没钱了,诸侯国和贵族还把自己彻底架空了,不改革是“等死”,改革呢,可以说有很大的几率是在“找死”。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这就是周厉王改革的悲剧。

  在青年学者、《人民日报》头版副主编李仕权看来,自古至今,改革就是非常困难的,“改革仅仅在战略上有优势,而反改革天然地在战术上占优势”。从周厉王改革却遭遇“国人暴动”的教训来看,改革者必须警惕改革被污名化的风险、被边际化的风险、被失焦化的风险、被阴影化的风险、被符号化的风险。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在改革的关键关口,不同利益集团的人很可能会联合起来反对改革,向改革者传达巨大压力——如果这时候改革者不懂得政治上的策略,不能清醒应对困难,不能设法分化反对阵营影响清醒的既得利益者转变态度,不能通过更有针对性的策略降低对既得利益集团的冲击,改革就很难避免失败的结局。

  李仕权为此深入挖掘了中国古代历史上的改革案例,将管仲改革、商鞅变法、汉武帝改革等着名改革之外,知名度相对较低、毁誉交加甚至已被严重妖魔化的改革案例进行了梳理分析,写成一本《改革的教训》。读者将通过这本书了解到周厉王、秦献公(秦献公为秦孝公之父)、汉宣帝、王莽、汉明帝、隋炀帝、唐武宗、宋仁宗、明孝宗等改革故事,一一深入剖解了这些改革启动的背景,点评了改革举措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介绍了改革的结局,分析了改革失败或成效有效的多层次原因。对于许多非史学专业、较少接触史学专着和研究作品的读者来说,通过这本书对中国古代历次重大改革的成败得失有一个系统的了解,还将了解到王莽、隋炀帝等历史人物力推改革却因为触怒利益集团身死家灭并遭到妖魔化的真相。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