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乱世的尾巴,争做英雄娄敬

“乱世出英雄”几乎是一个真理,因为乱世是一个秩序缺失的时代,秩序的缺失为各类人脱颖而出提供了最大的可能。

所以,每一个乱世都会造就一大批英雄。秦末,当然是乱世。产生很多英雄也就不足为奇了。

汉高祖五年(前202年),仍有人能抓住乱世的尾巴,努力成为英雄。最后,他们不能不被打动。

 

这个人就是娄敬。

娄敬,齐人,汉高祖五年。他被发配到陇西边塞,途经洛阳时,听说高祖刘邦正住在那里,心里一激灵,决定去碰碰运气。

当时他穿着一件破烂的羊皮夹克,身份是驻军的司机。进城后,作为车夫的他突然扔掉了用来拉大车的横杆,大声喊道:“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有人好心送给他漂亮的衣服,还好心劝他穿成这样不能见皇帝。娄敬骄傲地回答:“我是丝绸进来的,就穿着丝绸去参观。”当你穿着粗布夹克来的时候,你穿着粗布夹克去拜访。我给皇帝贡献的是思想,不是形象。我为什么要从外表装饰自己?"

我们知道,刘邦一向作风民主,偏爱有个性的人。他一听说有个山东来的神经病,就马上抽时间去见他。看这神经病像个穷人。刘邦甚至破例赏了他一顿饭。

见娄婧吃饱喝足,开始开门见山。他一开口就问刘邦:“听说陛下要建洛阳为都城。难道是为了和大周朝抗衡?”

皇帝暗暗称奇,因为这个人一开口就抓住了他的心。当时,刘邦正征求文官和武将对建都的意见。因为他的大臣大多来自东方,所以强烈建议刘邦定都洛阳。

他们引用经典说,周朝的都城洛阳几百年来一直是天下之王,秦都只是传了二世的迅速灭亡。所以洛阳应该是首选。

他正在为此犹豫不决,所以他急于想听听刚吃饱饭的神经病会怎么想。

娄敬从不开口,但一开口就滔滔不绝。他分析了周朝先民的原因、方式和过程,论证了周天子治理天下的手段、方法和特点,然后比较了刘邦征服天下和周朝征服天下的区别,最后详细论证了关内建都的意义。

 

娄敬眉飞色舞,口若悬河,演得精彩绝伦,让刘邦听得一时间愣了。娄敬的观点不仅与留侯张亮的观点接近,而且与刘邦的观点不谋而合。刘邦没有再犹豫。当天乘车西行至关中建都。

给刘邦姓娄敬。

都城的位置确定后,刘邦对娄敬说:“你为建都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我决定给你国姓。从此你就姓刘。”娄敬成了刘晶,留在了刘邦身边。

在建都问题上,刘表现出了一点底气,但更多的机会还在后面。

高第七年(前200年),韩王信勾结匈奴,准备联合进攻汉朝。皇帝大怒,为了查明真相,他派使者去匈奴。

匈奴为了迷惑汉朝使者,故意把壮丁和肥马藏起来,只露出老弱病残。派出的使节有十多个,回来后都说可以进攻匈奴。

出于对刘晶水平的欣赏,刘邦决定派刘晶去匈奴打探匈奴的底细。

刘晶一眼就看出了这个问题。回来后,他这样分析刘邦:“正常情况下,两国应该互相炫耀实力,以威慑对方。但是,匈奴人不是这样的。肯定有诈。估计他们是要准备夺宝奇兵赢了。我以为此时攻匈奴,凶矣。”

刘邦喜欢骂人。如果他不同意对方的话,他的脏话就会喷出来。

于是他对的话非常生气,就骂:“你这个齐国的杂种!张着两个臭嘴就趾高气扬,今天还敢胡说八道阻碍我军。你知不知道我的二十万大军已经出了!”

因此,刘邦先扣留了刘晶,然后用她亲征。他想用辉煌的胜利扇刘晶的耳光。

谁想,刘邦刚到平城,就被匈奴的奇兵围困在邓白上,七天七夜后得以脱身。他回来后,立即释放了刘晶,同时给了他2000座食品城,并让他做了一名信匠。

虽然解了围,但刘邦还是被匈奴的战斗力吓到了,晚上睡不着觉,就给刘晶打电话,询问对策。刘晶卖起了关子:“我早有打算,要让匈奴后裔归顺汉朝,只怕陛下不肯做。”

刘邦正在搔耳挠腮的时候,刘晶说:“如果真的可行,为什么不行!只是我该怎么办?”

 

刘晶回答说:“如果陛下能娶王后所生的大公主莫顿为妻,并给他丰厚的礼物,他知道汉朝王后所生的女儿也给了他丰厚的礼物。一个粗暴的外国人一定崇拜大公主做他的妻子,他的儿子一定是将来继承王位的王子。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匈奴贪图汉朝丰厚的礼物。陛下一年四季多次要礼物,这在汉朝是多余的,在匈奴是少见的,派能言善辩的人来开导他,以礼相待。

监禁,当然是汉朝的女婿;他死了,他的太子,汉朝的孙子,自然是国君。你从哪里听说过孙子跟爷爷较劲?

这难道不是一个不出兵就能从根本上解构匈奴的绝佳方法吗?"

听了这话,送大腿说:“高,真他妈高!”

刘邦对子女一直没什么好感,有过嫌弃的不良记录。现在我听说他的女儿很有用。天上会马上派公主去配匈奴。

最后,长发短见识的吕后搞砸了。刘邦毕竟没能送大公主,最好找个宫女冒充公主,娶个冒顿郡主为妻。与此同时,刘晶被派去与匈奴人缔结和平和婚姻条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