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智谋:汉武帝与匈奴初战,三十万大军为何不发一兵一卒?

六月,汉武帝以御史韩安国为军将,为统管将军;广是的大将;太公孙鹤是一个没有威势的将军;中医博士李希是总材料员;王辉是吞将军的大将。汉军总人数将在30万以上,分五军。

在兵力安排上,韩安国、李广、公孙贺将埋伏在马邑旁的山麓,准备与主力伏击;王惠和李希躺在地上,准备拦截匈奴军队的辎重。

一切准备就绪后,汉武帝派乜一做“诱饵”,假扮成汉朝罪人,逃入匈奴后,引诱单于进攻汉地。

聂,一个汉族人,非常勇敢。见了军机大臣可汗后,很快取得了信任,说可以让他在玛依的熟人做内应,希望可汗率军攻占玛依,劫掠那里的百姓。

 

军部尚书单于半信半疑地接受了乜一的建议,让乜一回到马邑当内应。乜一说,等我回去,我会马上杀了马邑的汉朝官员,用人头做信号。

果然,乜一和汉朝的地方官员杀了一个死刑犯。然后,乜一走到城头,昂着头发信号。城下的匈奴探子亲眼看到血淋淋的人头已经到了乜一手里,立即迅速向军部尚书单于报告,玛依城已经被乜一控制。

武官可汗兴高采烈,率领数百名塔尔坎人越过边境,杀了玛依。

在汉军中,也有侦察兵时刻报告匈奴军队的动向。来自韩安国的最新信息是,匈奴军队距离玛依只有一百里,很快就会进入汉军的伏击圈。

结果等了又等,突然,匈奴军队在离玛依一百里的地方停止了移动。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汉人放牧牛羊成千上万群,却没人管,到处乱跑。此情此景,让军部尚书单于起了疑心。

君单于并不笨,所以他还是比较小心的。他命令军队停止行军,并派人去调查情况。

当时汉帝国在匈奴边境附近的一个郡,每隔百里左右设一个驿站,一个驿站配备五人,包括一个障塞、两个进士、两个进士。这些人的主要工作是在他们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巡逻边境,在有任何动静时发送信件或进行报告。巧的是,当时有一个魏氏,照常巡逻时被匈奴兵抓住了。这个人胆子特别小,还没等文武百官侍候,就马上叫道:汉军已经埋伏了三十万大军,在前面等着你...

饶能善战,军机大臣单于也是魂飞魄散。于是,他立刻下令全军撤退,带回了被俘的汉朝魏氏。

回到匈奴边界后,武官可汗把这个无名的魏氏视为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天使,封他为“天王”。

 

汉军这边,焦急地等待在马邑附近的韩安国焦急万分。突然,他接到消息,匈奴军队已经原路撤退,几十万人非常忙碌,很失望。但是韩安国不敢下令追击。他担心对方出轨。

另一个方向,原本负责断敌后勤的王辉,尽管率领汉朝三万大军,也不敢进攻匈奴的辎重队,直接撤退了。

结果30多万汉军苦战,失败了。

尤其是对王惠,刘彻恨得牙痒痒——是你在朝廷慷慨激昂的演说,是你答应汉军进攻匈奴的。结果到了前线,看着敌人防守最差的辎重队经过,我连像样的进攻都不敢。如果你不杀了他,不仅大家会拒绝,你也会很没面子。于是,武帝下令把王惠抓起来审问。

朝廷命案自然知道皇帝的意图,很快就做出:王惠临敌而待,斩首!

于是,王惠被投入监狱,等待处决。

得知判决结果后,王辉觉得自己并不是没有希望。他倾家荡产,收集了大量的黄金,贿赂了当时也是宰相的皇帝的叔叔田粉,求他在皇帝的地方保命。

田芬收了钱,自然答应了。但田粉是个神童,知道皇帝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于是先找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就是汉景帝的皇后,汉武帝的生母,向她求情,并教她如何向皇帝求情——“王惠就是马懿埋伏的主谋。现在匈奴还活着,先杀了王惠不就等于为匈奴报仇了吗?”(有些人可能会突然产生怀疑,不管作者有没有搞错。那么,田蚡和汉景帝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皇帝也娶了二茬货?没错。秦汉时期风气比较开放,女青年再嫁也很普遍。)

听完刘彻女王的说教,她连母亲的账都不买,冷冷地回答:

“首先是玛依,(国王)已经恢复,所以向世界各地派出了几十万士兵。从他的话来看,是因为这个原因。且纵可汗不识趣,恢复其部击其辎重,仍颇识趣,以慰文人。今天不恢复就没办法感谢这个世界了。”

田粉在不收别人钱的时候,把皇帝的话告诉了王惠,算是消息费。王惠得知皇帝的态度如此无奈,只好在狱中自杀。

 

孙子兵法里有句话叫“兵不空出”。汉军这次伏击30万大军,一无所获,着实让汉武帝愤恨遗憾。

这一次,再努力也是徒劳。究其根源。乜一的计划本来是好的。如果成功了,肯定给匈奴一个大下马威。然而,我们的后人感到惊讶和不解的是,三十万大军的伏击本该是一场骗局,而且属于最高军事机密,汉军的一部小史居然知道。可见汉朝的隐秘性极差。

所以30万大军失败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王惠的头像也成为了大汉朝与匈奴宣战时的一个血淋淋的惊叹号。从此汉朝和匈奴只有血缘,只有你死我活!

马邑伏击失败,中匈互信完全丧失,双方闹翻。但由于匈奴在盐、铁等战略物资的贸易上完全依赖于汉人,加上匈奴贵族阶层对汉朝的金帛等奢侈品的渴求,他们不时入侵汉人的边境,同时不断派出商队与汉朝四面八方的汉人进行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