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书画皇帝。他作为一个画家极其成功,但作为一个皇帝却极其失职。崇宁之后,拒绝正直之人,大肆打击“元佑党员”,任用以蔡京为首的“六贼”等一大批奸人,挥霍好物,疏于上朝,最终导致北宋灭亡。元朝初年(1100年)正月,宋哲宗·赵旭去世。因为宋哲宗没有孩子、兄弟和姐妹,末代国王赵霁继承了王位。第二年改为“建设中国,征服国家”。他就是北宋历史上著名的宋徽宗。

在赵霁继位之前,维新派已故领袖、总理张盾直言不讳地指出:“国王轻浮,不能统治世界。”然而,建中、郭靖时期,宋徽宗确实想下大力气,但后来不是这样了。在这个阶段,他平反了冤狱,赶走了奸夫;选择人才,但它是电梯;说话要广泛,确保说话有礼貌;没有偏袒,没有反对,就像中兴之主。尤其是在培养人的方式上,他从一夜到另一夜,其次是忠义耿直,一大批臭名昭著、阴险狡诈的奸人,以大杜小杜(、安度)和大蔡(蔡京、)为代表,被赶出朝廷,引进了、、。

 

但这种“小元”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北宋的政局开始滑向倾覆的边缘。它的象征是汉奸蔡京的复出。蔡京这次复出,一方面当然是出于右翼曾布反对左翼韩重言的政治需要,但更重要的是宋徽宗对蔡京的善意和利用。1101年11月,钟健·国源(1101年),每日起居郎邓训武,见宋徽宗以“演戏”之意登上皇位。他首创宋神宗成就论,抨击向佐韩重言,推荐蔡京为相,得到了《尚书·游城文怡》的支持,并被宋徽宗欣然采纳。第一,同月底,他决定明年改为崇宁元年,明确宣布放弃和解中立的政策,改为崇熙宁的政治。宋徽宗需要依靠蔡京的才能和行政能力,以及他作为“政治改革家”的背景,来改革元朝。于是,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蔡京从保级之地回到了朝廷的中心,并成为了宰相。半年间,蔡京升任左仆从、门下侍郎,成为一人之下万余人的宰相。从此,以宋徽宗、蔡京为首的腐朽统治集团的黑暗统治开始了。

蔡京升任宰相后,立即奉宋徽宗之命,打着“邵叔”宋神宗改革事业的旗号,发动所谓“崇宁改革”,镇压元佑党员,改变元佑法令。首先,沿袭Xi宁年间设置三司法规司的风格,在尚书省设立了议司,蔡京亲自担任发起人。崇宁三年,在仙墨亭(宗申玉树亭)画Xi宁、元丰等英雄画像,王安石得孔庙。政和三年(1113年),王安石被封为蜀王,标榜蔡京是王安石变法事业的“接班人”和名副其实的“新党”,收民肥膏的行为被称为“新法”。其次,我们利用研讨会部门作为打击持不同政见者的工具。它的标志和最大的成就是建立了“元佑党纪念碑”。

 

崇宁元年九月,经宋徽宗同意,蔡京将恢复旧法三年的文彦博、司马光、傅园等120位官员登记为元佑的汉奸,宋徽宗御笔亲自著书在李端门刻石。死者将被剥夺官衔,生者将被降职流放。通过对袁媛党员身份的详细认定,几乎所有清正廉洁的官员都被排除在朝鲜之外,而蔡京的同伙则步步高升,一举称霸朝政。以蔡京为首的那群反派,被当时的人称为“六贼”,包括蔡京、王符、童贯、梁师成、朱燮、李严。其中,蔡京、王鼐先后担任宰相或太师、太傅,始终执掌国家大事。他们把持中央地位,倚仗宦官童贯、梁师成,以朱伟、李严为爪牙,都打着邵叔新法的旗号,千方百计讨好宋徽宗。一方面,引导宋徽宗自得其乐,建设根岳,发展“花石纲”。一方面,在法庭上贿赂和贩卖官员和头衔。在当地找借口,加税加税,搜刮老百姓的财富。即便如此,宋徽宗仍然深深地感激蔡京。在此期间,蔡京被枪杀并被阻止,但他很快又复合了。

然而,无论惠宗如何信任蔡京,他们的关系也是君臣关系,蔡京仍然是皇帝棋盘上的一颗棋子。最高权力仍然掌握在皇帝手中,官员和仆人可以随意升降。蔡京既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也没有反抗的能力。平衡执政核心决策层,任命不同政见或派别的人同时或轮流执政,是历代统治者巩固政权和皇权的政治策略和有效经验。宋徽宗也是如此。他的帝王之道是今天为臣用,明天不用。就连蔡京也只是他的工具。但正是因为宋徽宗对蔡京的大力支持,蔡京才无所畏惧。因此,宋徽宗未能执政与蔡京有很大关系,但他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不一定起决定性作用。宋徽宗本人应该对北宋的亡国负主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