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中国历代,只有秦汉没有被其他民族侵略过,秦就不多说了。战后秦国不与民同息,军事实力透支国力和民心士气,惹得天下震怒。大秦朝虽然第二年就灭亡了,但是他的军事风格霸气十足,成为了后来大汉朝的开端,亚洲超级大国的顶峰。

汉朝金身不差不是侥幸。建国之初,雄壮大汉一贫如洗,高曾祖父不得不为洋人忍气吞声。文景二世韬光养晦,积累了国家的财富和人民的力量。汉武帝一出生,中华民族的豪气终于出来了。在沙漠上驰骋了几百年的匈奴帝国终于要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武帝为了彻底消灭匈奴主力,发动了空规模之前的“漠北之战”。此时此刻,霍去病已经毫无争议的成为了汉军的王牌。在漠北寻找匈奴主力的过程中,霍去病率部转战两千多里,歼灭敌军七万余人,损失一万五千人,活捉匈奴三大诸侯,大将八十三人,即郭襄。关于渴望见到匈奴单于,“孤军败将”的霍去病,一路追到今天蒙古的肯特山。

 

说到这里,霍去病停顿了一下,率领军队进行了拜天地仪式——拜天仪式和闭幕式在狼的居所徐山举行,拜禅仪式在古言山举行。这是一种仪式,也是一种决心。封狼居后,霍去病继续率军追击匈奴,到达瀚海(今俄罗斯贝加尔湖)才回军。从长安出发,一路跑到贝加尔湖,在几乎完全陌生的环境下,一路大获全胜。多么大的成就啊!

前几天看央视纪录片《河西走廊》,看到汉朝开放西域,用军事外交手段驱逐匈奴,占领河西走廊,设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四郡。于是,丝绸之路开通,财富流入,国家进入盛世。今天的南海在地图上看起来就是一条走廊,东南亚也是一群类似西域的小国。美国控制着很多小国,但同时又和一些小国有恩怨,这就像匈奴。再来看看三沙市的设立。岛礁的扩建和县城炮台的建立何其相似。一带一路和四海与西域何其相似。历史不仅仅是轮回。今天的中国战略不就是祖先智慧的延续吗?

现在低调了几十年,好像汉武又回来了。希望能重拾两千年前的霸气,不忘被人称为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