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隋炀帝杨广荒淫无度,残暴不仁,历史上还说他谋兄淫母、弑父夺位,前面的残暴和荒淫都只是过分夸张的形容了这位帝王,后面的上位过程也是疑点重重,一套接一套的套路,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探索隋文帝杨坚死亡的历史真相吧!

  隋文帝杨坚在世时,早就立下杨广为皇太子,诸多社稷事宜也交由杨广来操作,可以说,在隋文帝心中,杨广就是他心目中,接替他位置的最好人选,他很看重自己的这个儿子。但是为什么在最后他快要驾崩的时候,就出现了杨广和杨素量隋文帝驾崩后登基事宜的信件被隋文帝发现和隋文帝的宣华夫人控诉被杨广调戏轻薄的情况。杨广为什么这么傻,这么等不及地非要在这种时候冒出这些事,给自己的帝王之路制造阻碍呢?

  隋文帝缠绵病榻,不久就要驾崩,杨广的几个兄弟也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个皇位,在这种时候,他找杨素商量对策还说得过去,但是,商量就商量,见面说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还要写信,这么紧急的时刻,他们难道还要比比谁的文采更好吗?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他们当时是为了避嫌,所以才没有见面,最终选择了信件交流,可信件这种东西不是更容易被抓为把柄吗?接下来,那封信,还好死不死的就那么神奇的通过了杨广杨素建立的层层的防卫圈,就“误送”到了隋文帝手里。隋文帝见此信又听闻宣华夫人被戏,大怒“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诚误我”。于是,隋文帝决定召回杨勇,废杨广太子之位。但是细节又一次影响了历史,事有不巧,复立太子一事走漏了风声,后来就有了杨素伪造圣旨,逮捕柳述、元岩,将自己的心腹张衡派到宫里服侍隋文帝,随即还派亲信宇文述等控制现场,就在当晚隋文帝驾崩了,一时间宫廷里流言四起、议论纷纷。

  还有,宣华夫人出现的时机也太巧合了,就在隋文帝看完那封密谋信后,接着就抖出太子杨广调戏自己的丑事。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么多巧合接连发生,你还能说它是巧合?张衡进去服侍隋文帝,隋文帝当晚就死了,这也很是疑点重重,到底是他自作主张杀了隋文帝,还是受人指使,亦或是隋文帝自然死亡,我们接着来分析!

  关于隋文帝辞世的记载,正史上是这样说的“仁寿四年春正月丙辰,大赦。甲子,幸仁寿宫。乙丑,诏赏罚支度,事无巨细,并付皇太子。夏四月乙卯,上不豫。六月庚申,大赦天下。有星入月中,数日而退。长人见于雁门。秋七月乙未,日青无光,八日乃复。己亥,以大将军段文振为云州总管。甲辰,上以疾甚,卧于仁寿宫,与百僚辞诀,并握手歔欷。丁未,崩于大宝殿,时年六十四”这样看起来,隋文帝还是走得很安详的。

  隋文帝临终前的谈话是这样的,“高祖至宫寝疾,临崩,谓皇太子曰:「章仇翼,非常人也,前后言事,未尝不中。吾来日道当不反,今果至此,尔宜释之。」”,“及上疾笃,谓稠曰:「汝既曾葬皇后,今我方死,宜好安置。属此何益,但不能忘怀耳。魂其有知,当相见于地下。」上因揽太子(太子指杨广)颈谓曰:「何稠用心,我付以后事,动静当共平章。」”,还在交代自己后事呢,不信任杨广,还说这么多干嘛?仁寿四年(公元604年)正月,文帝幸仁寿宫。夏四月乙卯日(此月丙寅朔,无乙卯日)病发,七月乙未(8月1日),日清无光。预示文帝已处于病危中。甲辰日(8月10日),“文帝卧于仁寿宫,与百僚辞决”,可见,隋文帝死得还是很自然,很正常的。

  其实,关于隋炀帝弑父一说,宋代历史学家司马光就已经考证过了,在当时,他能找到的资料远比我们现在丰富得多,最后在《资治通鉴》中一句话就概括出了隋文帝的死因“今从病逝说”。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