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极是努尔哈赤第八个儿子。努尔哈赤死后,他接替了汗位。这时,袁崇焕派来使者,吊唁努尔哈赤的丧事,试探新头领的动向。皇太极也要休整军队,也派使者回访袁崇焕,商议罢兵的事。其实,双方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为下一次战争作准备。

  袁崇焕利用这段时间,加紧修复了锦州、中左卫、大凌河等城市的防御工事。第二年农历五月,皇太极就向明军发起攻击。他亲率四旗士兵,进攻大凌河,由于加固城墙的工程还没有完工,守兵军逃跑了。皇太极另一路军队攻锦州,但遭到锦州守将的顽强抵抗,没有得手。袁崇焕镇守宁远城,他打算派四千人去救锦州。但援兵还未出发,皇太极的大军就杀过来了。

  袁崇焕率领部分军队坚守城内,派大将满桂、尤世禄出城,凭借着护城河,布列车阵与火器阵,与后金兵作战。

袁崇焕

  后金兵伤亡很大,大将济尔哈朗等都受了伤。攻不下宁远,皇太极又回过头去打锦州,仍然攻不下来,只得将两座已被他占领的小城拆毁后退兵。当时称这次宁远、锦州保卫战为“宁锦大捷”。

  打了胜仗,魏宗贤一伙便冒领军功,享受丰厚的赏赐,却责备袁崇焕没有发兵救锦州。袁崇焕被迫辞职。

  公元1627年,明熹宗死了,他的弟弟朱由俭继皇位,就是明思宗,年号崇祯。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皇帝,勤于政事,企图挽救即将灭亡的明朝,但他急于求成,刚愎自用,结果,一些正事反被他办糟了。

  崇祯帝一登基,就给魏忠贤一伙沉重的打击,魏忠贤被抄家,充军到凤阳。没走到目的地,他就用自杀结束了罪恶的一生。宁锦大捷被阉党冒功的事也被翻过案来,大臣们请求重新起用袁崇焕。

  崇祯帝也对袁崇焕抱了很大的期望,便任命他为兵部尚书、督师,指挥河北、辽东以及山东、天津等地的军务。

  崇祯帝亲自在便殿召见袁崇焕,问他的打算。他说:“臣下的计划都写在奏疏里。如果陛下能授给臣下行使全权的话,大约五年,可以恢复辽东全部土地。”

  崇祯帝非常高兴,赐给他一口尚方宝剑,特许他拥有执行公务的全权。又命兵部、户部、吏部在兵权、钱粮、用人等方面,全力配合他。

  袁崇焕回到宁远后,全力整顿宁远的防务,加强士训练和火器粮草的储备,申明纪律,鼓励士气。等候迎击后金军队的再次进攻。

  皇太极更有野心,他不满足仅占领辽东一片土地,而要同明朝争夺全国的统治权。袁崇焕率重兵在宁远坚守,阻止了他经山海关进兵北京的道路,便转而从防守比较薄弱的其他长城关口入侵。

  公元1629年农历十月,皇太极率大军十多万,绕道,从喜峰口(在今河北遵化东北)、大安口(在今河北遵化北)越过长城,向北京扑来。

  尽管这几个关口,属于蓟辽总督刘策管辖的范围,袁崇焕还是认为他有保卫京城的责任,派了一支军队赶到蓟州,阻拦后金的军队。但是这支援军伤亡不小,未能挡住后金兵。眼看后金兵即将杀到北京城下,袁崇焕急了,自己带着重兵,日夜兼程,赶回北京,亲自来保卫京城。崇祯帝在宫里召见了袁崇焕。

  然而,残留的魏忠贤死党,却又造谣说:“袁崇焕与皇太极讲和,就是跟他勾结。这次皇太极进攻北京,是袁崇焕引来的。”多疑的崇祯皇帝,不由得对袁崇焕起了疑心。

  袁崇焕的队伍是千里奔驰到北京的,非常疲劳。召见时,袁崇焕提出希望让他的将士到城里休整一下。崇祯帝口头上对袁崇焕说了番慰劳的话,但拒绝了他的进城休整部队的要求。袁崇焕只得将队伍驻扎在广渠门外。

  后金军队与袁崇焕的军队打了几仗,互有伤亡。皇太极准备退兵,但他不想就这么无功而回,他要想个计谋,除掉袁崇焕,以后也少个强有力的对手。刚好后金兵抓到两个明朝太监,还关在营帐里。他就叫人作了这样一些安排:

  晚上,两个太监还被关在营帐里,没有人跟他们说话。忽然,他们听到营帐外看守他们的士兵在说话。一个说:“今儿个主动退兵,恐怕是大汗的意思。”另一个问:“你怎么知道?”前面一个回答:“今天见大汗跟明营里来的军官说话,说什么密约……听说那两人还是袁督师的密使哩……”

  那天晚上,看守也不严。这两个太监找到一个机会,顺利地溜了出来。一到宫里,他们就向崇祯帝报告。崇祯帝听过他们的话,联想起先前的有关传说,还有袁崇焕要求军队进城休息的事,越想越害怕,也没有再深入细想,马上宣袁崇焕进宫。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