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221年,秦始皇通过多年战争,终于统一了天下。他怀着胜利者的喜悦,称自己为始皇帝,要将开创的江山传承千秋万代。但他没有料到的是,一个宦官竟然搅动起一场政治风暴——赵高主谋发动的沙丘政变,不仅没有让长子扶苏成为皇朝的继承人,而且使这一番基业仅仅延续了十五年,便在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中灰飞烟灭了。

  始皇立遗诏

  始皇三十七年(前210),秦始皇带着一干随从出巡,走到平原津(今山东平原)时病重。他厌恶说到死,群臣也没有谁敢提死的事。秦始皇一天天病重,终于觉得自己大限将近,于是写了一道诏书给戍守边疆的长子扶苏,要扶苏将兵权交给大将蒙恬,迅速赶回咸阳主持自己的葬礼。

  临终前,秦始皇始终有两件大事不能放心。一是他即位以来,资助了很多方士出海寻求仙药,或者建造炼丹炉炼制仙丹。多年过去,出海的方士从来没有回来过,炼丹的方士也没有炼成灵妙的仙丹。这让他一直很不甘心。二是皇位的继承人还没确定。尽管长子扶苏为人宽厚仁慈,有口皆碑,又是他最心爱的儿子。然而,此前他却一怒之下,将扶苏赶到边疆去和蒙恬一起戍边。

  扶苏被逐与历史上着名的坑儒一事密切相关。儒生卢生和侯生认为秦始皇贪恋权势,只重用狱吏之类的人。对于儒生,秦始皇只要求他们求药炼丹,而不真正尊重他们的才华。卢生和侯生决定不再为秦始皇效力,找了个机会就逃走了。这下可惹怒了秦始皇。他命令御史审问在咸阳的儒生,看他们是不是也在诽谤朝廷。儒生们经不起严刑拷打,互相揭发,最后有四百六十多人被牵扯进来。秦始皇下令将这些人全部在咸阳活埋,以示惩戒。

  扶苏对此很不忍心,劝谏道:“现在天下刚刚平定,远方的百姓还没来归附。儒生们都诵读经书,效法孔子。您这么严重地惩罚他们,我担心天下不安定。请您明察。”秦始皇正在气头上,不仅听不进任何劝告,而且盛怒之下将扶苏派到蒙恬军中去做监军。

  如今生命危在旦夕,秦始皇又想召回扶苏,让扶苏继承帝位。诏书写好密封后,交给了掌管符玺的中车府令赵高,命他派使者去送。秦始皇虽然还惦记着求取仙药的方士们,但继承人已定,江山基业后继有人,他也就不太担心了。没过几天,五十岁的秦始皇在途中病逝。

  不料,平时不起眼的小角色赵高,这时突然感到机会来了。他要联合随行的王子胡亥和左丞相李斯,做一件瞒天过海的大事。

  赵李密谋

  赵高素来得到胡亥的信任,恰又怨恨蒙氏兄弟,便劝说胡亥,让他诈称始皇遗诏命杀掉扶苏,立胡亥为太子。胡亥同意了赵高的计策。赵高又说:“这件事如果不与丞相合谋进行,恐怕不能成功。”随即会见丞相李斯,说:“皇上赐给扶苏的诏书及符玺都在胡亥那里。定立太子之事只在您我口中的一句话罢了。这件事将怎么办呢?”李斯说:“怎么能够说这种亡国的话呀!此事不是我们这些为人臣子的人所应当议论的啊!”赵高道:“您的才能、谋略、功勋、人缘以及获扶苏的信任,这五点全部拿来与蒙恬相比,哪一点比得上他呢?”李斯回答:“都比不上他。”赵高说:“既然如此,那么只要扶苏即位,就必定任用蒙恬为丞相,您最终不能怀揣通侯的印信返归故乡的结局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而胡亥仁慈忠厚,是可以担当皇位继承人的。希望您慎重地考虑一下,作出定夺!”

  李斯听后认为赵高说的有理,便与他共同谋划,诈称接受了始皇的遗诏,立胡亥为太子,又篡改始皇给扶苏的诏书,指斥他多年来不能开辟疆土、创立功业,却使士卒大量伤亡,并且数次上书,直言诽谤父皇,日日夜夜地抱怨不能获准解除监军职务,返归咸阳当太子;而将军蒙恬不纠正扶苏的过失,并参与和了解扶苏的图谋。因此令他们自杀,将兵权移交给副将王离。 [4]

  扶苏自尽

  扶苏接到诏书,哭泣着进入内室,打算自杀。蒙恬说:“陛下在外地,并未确立谁是太子。他派我率领三十万军队镇守边陲,令您担任监军,这乃是天下的重任啊。现在仅仅一个使者前来传书,我们就自杀,又怎么能知道其中不是有诈呢?!让我们再奏请证实一下,然后去死也不晚呀。”但是使者多次催促他们自行了断,扶苏于是对蒙恬说:“父亲赐儿子死,还哪里需要再请示查实呢!”随即自杀。蒙恬不肯死,使者便将他交给官吏治罪,囚禁在阳周;改置李斯的舍人担任护军,然后回报李斯、赵高。胡亥这时已听说扶苏死了,便想释放蒙恬。恰逢蒙毅代替始皇外出祈祷山川神灵求福后返回,赵高即对胡亥说:“先帝想要荐举贤能确定你为太子已经很长时间了,可是蒙毅一直规劝他,认为不可如此。现在不如就把蒙毅杀掉算了!”于是逮捕了蒙毅,将他囚禁到代郡。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