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道济——谢公道:“裴浪云:‘谢安说裴浪奈不恶,何必再饮?’郎游云:“谢慕安之道林,似九面之马,略带一点昏黄,故可享其雅。””谢红云:“没有这回事。裴已经为此辞职了!”并不觉得这本书好,因为陈洞庭的《饮酒后赋》,读完之后,连赏都没给他。他说:“君乃又是裴氏之学!”在此“玉林”被废除。今天有先写的,没有回复的。

据南北朝谭道鸾《续晋阳秋》所载,裴琦《林玉》成书于艾劲隆和年间(隆和元年)。它记载了魏晋名士的言论、容止和轶闻,开创了笔记之风,比产生于南北朝的《世说新语》早了半个多世纪。《林玉》写成后,“便广为流传。时间短的时候,所有的故事都写完了……”在当时可以算是畅销书了。

 

在《林玉》中,谢安的一言一行都被记录了下来,但后来都被谢安否定了,以冷静沉着著称的谢安甚至为此大发雷霆。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谢安的同事俞道济拉着谢安的手说:“谢丞相,佩琦说你曾跟他说,你精神好了怎么还喝酒?裴琦还说:谢安对支遁的评价,犹如九党相争,不重外貌,只重沈峰。"谢安一听,就生气了:"我从来没说过这两句话。都是裴自己编的!”俞道济一愣,然后拿出王勋的《酒旁赋》给谢安看。后者看了评论一言不发,却对俞道济说:“你也要学裴琦吗?“其实,俞道济是想告诉谢安,裴琦的著作不一定都是无中生有。例如,在林玉,就记载了王训的《借酒赋》。但没想到,谢安更不高兴了。

谢的愤怒不是因为裴琦,而是因为裴琦成了替罪羊。谢安之所以生林玉的气,其实与王勋的关系不好有关。王训,王导的孙子,东晋书法家。他是尚书令的官,他是东亭的官。他长期是桓温的部下,深得信任。桓温死后,王成为新晋豪客,谢安为其政治所恨。谢安上台后,刻意打压包括王勋在内的万恶的王家,支持弟弟谢万之女与王勋离婚。其实王迅并没有谢安想象中的那么坏。说到王迅善于捞钱,那只是王佳瑜在仕途上的主动。只允许你有自己的风格,不允许王家?谢安死的时候,王勋在会稽,他却连夜去建康吊唁,却被谢安的部下拦住,告诉他:“我们的老领导,谢丞相,生前从来不想见你这个客人!”这是一个伟大的演讲。王迅,不为所动,径直去找于玲倩哭诉,然后出去了。这说明王迅不是恶人。

 

在林玉,裴勇俊以非常欣赏的笔调叙述了王训的诗《酒后赋》,并附上文章,称其“很有才华”。《借酒赋》讲述了竹林七贤之一的做了大官,后由黄公作了一次饮酒之旅,回忆年轻时与阮籍、嵇康饮酒的故事。也就是说,王迅的这部作品是对王家先民的致敬。而且谢安认为王戎的这个故事也不真实,是东晋的一个好事者杜撰出来的(不一定如此)。这一切引起了谢安的不快,于是他弃书。

就算谢安真的没说那两个字,林玉的罪也不会被废除。然而,由于与王家的关系不好,我不再宽宏大量地讨厌的赋。挡住裴琦的林玉,成了谢安一生的瑕疵。虽然林玉被放弃了,但它并没有完全丧失。它的许多词条被《世说新语》直接采用,也见于其他人的语录中,所以我们今天仍能一窥它的面貌。我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