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惠帝司马衷(259—306年),在位时间:290—306年,年号:永熙、永平、元康、永康、永宁、太安、永安、建武、永安、永兴、光熙。他是历史上有名的白痴皇帝,在位期间一直是傀儡。最初由太傅杨骏辅政,后贾皇后杀杨骏,掌握大权。贾皇后毒死太子司马遹,引起诸王起兵。赵王司马伦杀贾皇后,后篡夺帝位,以晋惠帝为太上皇,囚于金墉城。之后诸王混斗,晋惠帝被他们辗转挟持,受尽凌辱。最后东海王司马越将其迎归洛阳,接着被毒死。

  晋武帝太康元年(280年)三月,西晋大将王濬率八万水军攻入石头城,东吴末帝孙皓投降,东吴灭亡。至此,三国中的最后一国也不复存在了,全国又归于统一。

  自东汉末年的大动乱到西晋的再度统一,几乎过去了一个世纪。百年之中,征战不已,给社会经济带来了很大的破坏。现在全国再次统一,对于让战乱折腾得晕头转向的老百姓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对于晋武帝,建立了这件盖世奇功,也足以让他对自己的英明神武感到得意洋洋。统一大业既然已经完成,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如何巩固他司马家的帝业了。不过,虽然晋武帝为了司马家的天下能传之久远而劳神费力,却在王朝继承人这个最为关键的问题上欠了考虑,竟然立了一个白痴作太子。

  这个白痴就是晋武帝的嫡长子司马衷。当然,说他是白痴可能有点过分,毕竟他还知冷知热,也不缺乏语言能力,但这位太子的傻里傻气却是一望即知的。他九岁被立为太子,因为傻,一直让晋武帝忧虑,也起过换掉他的念头。但傻儿子的母亲,皇后杨艳却坚决不同意,她的理由也很冠冕堂皇:“立嫡以长不以贤,岂可动乎。”皇帝和皇后的感情很好,于是耳朵一软,就依然让傻儿子做了太子。

  杨皇后是司马衷的生母,这么维护他也情有可原。但她除了这个傻儿子,也还另有二子,而且都很正常,就是坚持立嫡子,也不一定非要立这个白痴。原来,杨皇后也有自己的打算。晋武帝虽然和她感情不错,但也是个花心大萝卜,自从灭吴以后,更是大肆游宴,后宫女子竟达到万人之多。这么多美人,晋武帝未免觉得有些顾不过来,又怕她们鹅争鸭斗,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坐着羊车在宫中四处转悠,羊在哪个嫔妃处停下,他就在那里留宿。他觉得这个方法公平得很。却没有想到有聪明的嫔妃发现羊爱吃竹叶,又爱吃盐,便特地把洒了盐水的竹枝放在门前,果然引得驾车的羊频频光顾。其它嫔妃一看这招挺灵,就纷纷效法,结果晋武帝就在这里停停,那里停停,忙得不亦乐乎了。如此“努力”,给他带来了众多的儿子,就不免让杨皇后感到了威胁。若是因为太子笨而废掉他,无疑是打开了一道缺口,即使能立自己的儿子作太子,以后皇帝万一又喜新厌旧地改了主意,又看上了别的狐狸精的儿子,岂不糟糕。这可是关系到自己和自己家族地位的大问题,还不如现在就死守原则,让皇帝没有可乘之机的好,因此她就一定要坚持拥护这个傻儿子。后来皇后杨艳去世了,又在临死前把堂妹杨芷推荐给皇帝,立为皇后。这个杨芷也是个美人,很得晋武帝的宠爱。她秉承姐姐的遗愿,也对维护太子的地位不遗余力,这么一来,司马衷的太子地位就更加稳固了。

  但是,司马衷的傻气可是大名远扬,朝中大臣无一不知。大臣们觉得这位太子将来做了皇帝,肯定无法处理政事,也想劝晋武帝废掉他。大臣和峤曾经拐弯抹角地对晋武帝说:“皇太子天性‘淳朴’,有上古之风。可现在早就不是上古之时了,人情险恶,恐怕太子将来掌管不了陛下的家事。”虽然表面上恭维这位太子“有淳古之风”,其实就是在暗示他脑子不够用。但晋武帝却对此置之不理。后来有一次晋武帝对他们夸耀起自己的儿子最近颇有长进,还叫他们亲自去问问。回来之后,几个马屁精就说太子果然长进不小,皇帝说的一点都不错。和峤却老老实实地说:“太子还是和原来一样嘛。”弄得皇帝特别不高兴,当下拂袖而去。大臣卫瓘趁晋武帝举行宴会的时候,假装酒醉,倒在御座面前,对皇帝说:“臣有事情要启奏陛下。”皇帝问他什么事,他犹豫再三,用手抚摸着御座,嘴里含含糊糊地说:“这个座位太可惜了。”晋武帝马上明白他是指太子不堪为帝,但是假装听不懂,说:“你在胡说些什么,准是喝醉了吧。”接着,吩咐侍从把卫瓘扶起来送走。皇帝既然这么坚持,大臣们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