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将皇帝的母亲尊为皇太后,祖母尊为太皇太后,皇帝的正妻称为皇后。这些称号一直沿用了两千多年。

  到了汉朝,除了沿用秦朝创立的称号外,还发展了后妃制度,将妃子严格划分为十四个等级,并有各自的爵位,享受食俸。这十四个等级中的前三个分别是:昭仪,视同于丞相,爵位相当于诸侯王;婕妤,视同于上卿,爵位相当于列侯;娥,视同于中二千石,爵位相当于关内侯。还有华、美人、八子、充依、七子、良人、长使、少使、五官、顺常等职位,各自有自己的俸禄。这在古代是不多见的。

  东汉时期,光武帝刘秀提倡节俭,裁减六宫人数,后宫只设皇后和贵人。俸禄也大大减少,贵人的俸禄不过数十斛粟。其下又设了美人、宫人、采女三种职位,但没有爵位,只是按时赏赐,聊为补给。

  后宫的妃子们每天的核心任务,便是想方设法讨皇帝的欢心。不得宠的希望受到皇帝的宠幸;受宠的希望能为皇帝生下皇子,以巩固自己的地位,最好皇子还能被立为皇储,这样未来后宫的权力都尽在自己掌握之中。复杂的政治斗争是每个人都难以逃避的,汉景帝时王夺宠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

  文帝在位时,薄太后将自己的侄孙女薄氏嫁给太子刘启为妃,以求巩固薄氏家族在朝廷中的帝位。刘启虽不乐意,但也不敢违抗祖母的意愿。他完婚后,便开始在民间选美,填充太子的宫殿。有两位女子通过这一渠道进入太子宫中,并在未来的皇宫内上演了一幕争储的闹剧。

  这两位女子,一位是栗姬,一位叫王。

  栗姬运气很好,一入宫即受到刘启的宠幸,很快为刘启生下长子。得宠后,栗姬目空一切,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薄妃虽然一直没有生育,但秉性敦厚善良,不把栗姬的所作所为放在心里。但王看在眼里,恨在心上。表面上,王装作谦逊温良,和别人一团和气,心里却巴不得刘启赶快把宠爱转给自己,让栗姬赶快失宠。但王只生了三个女儿,没能生出儿子,在这方面比不过栗姬。

  想来想去,王向刘启推荐自己的妹妹王息。她将妹妹夸成天仙下凡,让刘启心里痒痒,赶快派人把王息接到宫中。果然,刘启对王息非常满意,宠爱有加。同时,刘启也认为王“贤德不妒”,越发看重王的品德。

  王息得宠后,一连生下四个儿子,地位不可动摇。王借着妹妹的风头,也着实风光了一把。然而,世事难料,王息生下第四个儿子后,不久就去世了,王只好再度独自面对后宫的争斗。

  这些年,锋芒毕露的栗姬一直离间刘启和薄妃的关系,企图取代薄妃的地位。但薄太后在世,刘启又一直对祖母恭敬有加,自然不敢废掉太后选的正妃。于是,刘启即位时,依然册立薄妃为皇后。但在栗姬的挑拨下,刘启和薄皇后的关系已经极为淡漠了。

  薄皇后嫁给刘启十六年,始终未能生养一男半女。于是,公元前155年,登基已经六年的景帝立栗姬所生的长子刘荣为太子。让栗姬更为高兴的是,第二年,薄太皇太后撒手人寰。她仿佛看见景帝顺理成章地废掉薄皇后,立自己为后宫之主。然而,薄皇后生性温良,得到了窦太后的保护,栗姬仍然不能遂愿。

  就在栗姬为了皇后的地位绞尽脑汁时,王再次卷入这场争斗。不同的是,她已经生下了皇子刘彻,这是景帝即位后的第一个儿子。何况,王早就有贤良淑德的名声在外,怀孕时又梦见太阳从口里落入腹中,这一切都让景帝高兴得不得了。如今,王只想冷眼旁观,待栗姬把薄皇后整倒之后,她再出手。

  废皇后只有一个障碍,便是窦太后。虽然都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但窦太后最宠爱的是小儿子梁王。她总逼着景帝立梁王为皇太弟,将来继承皇位。景帝虽然极力反对,也不好在母亲面前发作,于是他重重赏赐梁王,不断增加梁王的封地,让梁王的起居也更有排场,和皇帝不相上下。窦太后心里稍稍平复,也就懒得再管儿子的家务事。这样,失去了婆母庇护的薄皇后如同一根孤独的苇草,很容易就被废黜了。

  栗姬得意至极,并已经以皇后的身份公然自居。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张扬暴躁、沉不住气的性格最终葬送了自己和儿子的前途。

  窦太后有一个贴心的女儿馆陶长公主,和景帝关系特别好,又懂得如何讨太后欢心,在皇宫里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她眼看栗姬将被立为皇后,便前去为自己的女儿阿娇提亲,希望能成为未来皇帝的岳母,巩固自己的地位。

  不料,她去找栗姬说及此事时,竟然被栗姬刻薄地挖苦了一顿。栗姬本来就不喜欢馆陶长公主,如今自己儿子已是太子,自己又要成为皇后,更看不起长公主了。长公主满腔怒气无处发泄,于是来到王宫中,对着王倒苦水。

  王是个冰雪聪明的人,马上说:“阿娇那么可爱,要是给我做儿媳妇,我喜欢还来不及。栗夫人是要做皇后的人,她有什么心思我们也猜不到,您还是不要到处去说,免得惹来麻烦。”

  长公主想,栗姬还没当上皇后就这么跋扈,如果真的掌握了大权,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还不如和王结亲,扶植王的儿子刘彻做太子。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自然与王一拍即合。

  馆陶长公主打定主意,便去找景帝,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栗姬的坏话,并提醒他,栗姬脾气暴躁,做事极端,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吕后。景帝虽然不敢全部相信,却也有这方面的担忧。于是,景帝来到栗姬宫中,感叹自己身体不好,如果有一天驾鹤西去,希望栗姬能担当起照顾后宫嫔妃和儿女们的责任。栗姬果然没有头脑。她平时对其他嫔妃恨之入骨,绝不会答应照顾她们。她非但没有对景帝表示关心和安慰,反而和他大吵一架,用极端污秽的言语咒骂其他嫔妃,还骂了景帝。景帝生气地拂袖而去。

  过了一段时间,王又巧妙地说服大行官(掌管礼仪的官员),让他上书景帝,催促景帝立栗姬为皇后。不出王所料,景帝勃然大怒,斩了大行官不说,还迁怒于栗姬,废黜了太子。栗姬突然失势,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病倒了。

  王却在暗地里偷笑,她的计划越来越顺利。长公主为了让刘彻成为太子,经常在景帝面前美言,拼命称赞刘彻的各种好处。景帝想起王怀孕时的异梦,总觉得这个儿子有继承大统的征兆。但刘彻排行最小,要想立他为太子,除非他的母亲是皇后。

  公元前162年,王如愿以偿地成为皇后。十二天后,七岁的刘彻被册立为太子,并在九年后即位成为汉武帝。而曾距离皇后宝座那么近的栗姬,却因为急病交加,吐血身亡。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