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中宗的妻子韦氏是个连名字都没留下的女人,所有的史书对她的评价除了贪婪、淫荡,就是狠毒、骄纵。《新唐书》和《资治通鉴》中都说,这个狠毒的女人亲手毒死了自己的丈夫……一切都是因为权力。在韦后的心中,权力真的比患难与共十多年的夫妻真情还重要吗?

  红杏出墙的皇后

  唐中宗的妻子韦氏是中国历史上最接近皇帝宝座的少数几个女性之一,她效法她的婆婆武则天的样子,每次中宗临朝之时,都要置幔坐在殿上,预闻政事。按理说,中宗应该对这种行为十分警惕才是,宰相桓彦范等人也多次上疏、劝谏中宗对韦后加以防范,但中宗却不以为然,任凭韦氏为所欲为,丝毫不加干涉。

  干政倒也罢了,毕竟在唐代,尤其是在唐代前期,妇女的社会地位是比较高的,公主、后妃影响朝政的现象屡见不鲜,社会舆论对此也比较宽容。可是韦后过分的行为并不仅仅表现在政治方面,在私生活方面更是荒淫无度,擅长符咒的国子祭酒叶静能、擅长医术的常侍马秦客、擅长烹饪的光禄少卿杨均都是她的面首,这些人随意出入后宫,毫无顾忌,而中宗竟然丝毫不加约束。

  除这几个面首之外,韦后还和武三思有染。武三思是武则天的外甥,武则天被迫退位后,他通过老情人上官婉儿勾搭上了韦氏,韦后还将自己的女儿安乐公主嫁给了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通过这种裙带关系,韦武两族结成了同盟,武三思被封为德静郡王,官拜左散骑常侍。武氏家族的地位不仅没有因为武则天的退位而削弱,反而更胜以往。

  武三思经常入宫和韦后下棋,中宗则站在一旁观看。有时,武三思和韦后甚至一起坐在龙床上玩双陆(古时的一种赌博游戏),中宗不但不以为忤,还在旁边给他们数筹码。中宗还依韦后的意见任命武三思为宰相,朝中发生的事情都要找武三思商量。

  韦后的这些淫乱行为很快便在朝堂内外传得沸沸扬扬。神龙二年(706)四月,一个名叫韦月将的书生上书中宗,说韦氏和武三思通奸,秽乱宫闱,并说武三思有谋逆之心。中宗阅罢勃然大怒,命令将韦月将速速斩首。黄门侍郎宋璟请求对韦月将进行审问后再定罪,谁知中宗更加生气,连衣襟都顾不上整理,就趿着鞋子从宫殿侧门跑出来,对宋璟大发脾气说:“我以为已经斩了,怎么还没有斩!”又连声命令“速斩,速斩”。宋璟宁死不肯奉诏,其他大臣也纷纷劝谏,说夏季杀人有违时令(古人认为秋季主杀,因此一般在秋季执行死刑),于是中宗将韦月将重加杖责后流放岭南。但是当年秋分刚过的第二天清晨,韦月将就被广州都督周仁轨斩首了。

  从历史记载来看,中宗李显是个既懦弱又没有主见的人,瞒着他在背后搞点小动作是轻而易举的事。但这种几乎是明摆着替自己的妻子和奸夫撑腰的行为似乎又说明韦后的放荡举止很有可能像史书中所说的一样,是得到了中宗默许的。

  愿把江山送美人

  一国之后红杏出墙,还弄得举国皆知,被戴了不知道多少顶绿帽子的中宗却不闻不问,还替妻子收拾残局,如此“尽职尽责”的丈夫可谓是空前绝后。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事情要从二十多年前说起。

  弘道元年(683)十二月,太子李哲(后来改名李显)在洛阳即位,是为唐中宗。即位之初,中宗准备组织一批自己的亲信班底。在深宫中长大的他不幸摊上一个权力欲极强的母亲武则天,哪里能有什么亲信,最值得信任的就是皇后韦氏和自己的乳母,于是他准备将岳父韦玄贞从小小的地方参军直接提拔为中央级官员侍中,并给乳母的儿子授了一个五品官。当时,受高宗遗诏辅政的宰相裴炎坚决抵制这种任人唯亲的行为,中宗很是气愤,于是说了一句:“我以天下与韦元贞何不可,而惜侍中耶?”意思是说,就算我把我们李家的天下给我老丈人又能怎么样,何况一个小小的侍中!

  谁都知道这只是一句气话,可是这话传到武则天的耳中就不一样了。这天下眼看就要改姓武了,岂能让你一个傀儡皇帝说给谁就给谁?武则天勃然大怒,立即改立第四子李旦为帝,是为唐睿宗,自己则临朝称制,自专朝政,改国号为周。即位只有两个月的中宗被贬为庐陵王,并被逐出京城。

  丈夫被废,韦后自然也一同遭殃,夫妻两人先是被贬至房州(今湖北房县),随后又迁往均州(今湖北均县西),不到两年又被命令回到房州。在被贬的途中,身怀六甲的韦后产下一个女婴,仓促之中竟然连婴儿的襁褓都没有,夫妻二人只得用自己的衣物把孩子裹起来,于是给这个孩子取乳名叫做裹儿。因是落难之中所生,中宗和韦后对这个孩子格外宠爱,这个女婴就是日后的安乐公主。

  就在中宗被贬的当年,即文明元年(684)九月,徐敬业以匡复庐陵王为号召,在扬州举兵造反,仅两个月就兵败自杀。深知母亲手段之狠辣的中宗认为自己绝无幸免之理,一定会被赐死,干脆自己主动了断得了。这时的韦后安慰丈夫说:“祸福无常,宁失一死,何遽如是。”

  妻子的深情打消了中宗自尽的念头,但他们的苦难才刚刚开始。在这段漫长的幽禁生活中,中宗不时听到母亲武则天大肆诛戮李氏宗族的消息:琅琊王李冲起兵造反,兵败被杀;越王李贞起兵造反,兵败后自杀;韩王元嘉、鲁王灵夔、东莞郡公融、常乐公主等人在狱中不堪周兴等酷吏的逼迫,一一自尽……就连自己的儿子皇太孙李重润也被武则天活活打死。

  这样惊恐不安的生活足足持续了18年。不知有多少次,中宗在得知母亲派人前来“探望”自己的时候,经受不住那种巨大的恐惧想要自杀,全都是靠韦后的劝慰和鼓励,才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18年之中,夫妻二人“累年同艰危,情义甚笃”。中宗感动于妻子不离不弃的深情,曾发誓:“复见天日,当惟卿所欲,不相禁制。”

  圣历二年(699),七十多岁的武则天在狄仁杰的屡次劝谏之下终于同意将中宗接回长安。五年后,张柬之、桓彦范、敬晖、袁恕己、崔玄晖等五位大臣趁武则天卧病之际发动政变,武则天被迫退位,中宗在失位20年后,又登上了皇帝宝座。几个月后,82岁的武则天离开了人世。

  中宗复位后,立即重立韦氏为皇后,追封韦后之父为上洛王,并仿照当年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样子,让韦后和自己一同听政。大臣们生怕再出一个“韦则天”,纷纷上书表示反对,但中宗一概不听。天下又如何,他只记得当年对妻子许下的诺言。妻子想要这个天下,就拿去好了。

  破灭的女皇梦

  中宗的一味忍让助长了韦后更大的野心,武则天真正成为韦后的榜样了。

  中宗复位之后,中原地区连年灾害,受灾百姓不计其数,而中宗和韦后却毫不在乎。似乎是为了弥补十多年来的伤害,夫妻二人开始疯狂地享乐。

  中宗即位当年,同官县(今陕西铜川)遭受特大冰雹和暴雨袭击,被淹农家四百余户,而中宗和韦后却身披轻裘,在凛冽的寒风中观看赤裸上身的胡人泼水为戏。神龙三年(707),山东、陕西地区发生瘟疫,大量百姓死亡,而中宗和韦后却带领近臣们在玄武门城楼上观看宫女聚会饮酒。韦后命宫女和大臣扮作商人,在宫中开办的集市中交易,大臣和宫女们用粗俗的语言互相辱骂,中宗和韦后却哈哈大笑。神龙四年(708)元宵节,中宗和韦后换上便服出宫观赏花灯,中宗听从韦后的意见,将宫中的几千名宫女放出宫看灯,结果有一半以上的宫女借机逃跑了。虽然只是无心所致,但这件事几乎可以算是韦后所做的唯一一件称得上善政的好事。

  仗着中宗的纵容,韦后、武三思、安乐公主、上官婉儿等韦氏集团的核心人物在朝中大肆排挤、打压政敌,诬陷拥立中宗有功而被封王的张柬之、桓彦范等五人意图造反,将他们发配岭南,又将他们一一害死在路上。

  太子李重俊非韦氏所生,因此也被韦氏集团列入打击范围,时常遭到他们的欺凌和侮辱。一日,安乐公主异想天开,对父亲中宗撒娇要他废掉太子,封自己为皇太女。中宗抚着公主的脖子笑着说:“等你母后做了女皇帝,再立你为皇太女也不迟。”安乐公主把中宗的玩笑话当了真,常常怂恿韦氏效仿武则天临朝听政。韦后和武三思也怂恿中宗废掉李重俊。

  李重俊忍无可忍,于神龙三年(707)七月发动兵变杀死武三思、武崇训父子,又率兵冲入宫中,中宗和韦后、安乐公主等人仓皇登上玄武门的城楼。太子李重俊是个老实人,事情到了这种程度,他竟然还只是包围了城楼,希望父亲能够听他解释。中宗站在城楼喊话使李重俊的士兵倒戈,李重俊兵变失败逃亡,途中被自己的部下杀死,首级被部下献于朝廷将功赎罪,而中宗竟然用自己儿子的首级来祭祀武三思、武崇训的灵柩。李重俊死后,韦氏更加肆无忌惮,又诬陷宰相魏元忠和太子暗中勾结,将魏元忠贬官,任命了武则天堂姐的儿子宗楚客为宰相。从此,韦后、安乐公主更加肆无忌惮,她们大肆卖官鬻爵,“树用亲党,广纳货赂,别降墨敕斜封授官”,庙堂之上充斥着韦氏的党羽亲信。

  排除了异己的韦后开始为自己造势,宗楚客率领群臣给她上尊号“顺天皇后”。第二年二月,韦氏又说自己的衣箱中出现一朵五色祥云,并命画工绘图赐给大臣们观看,一群党羽在旁胡吹乱捧。太史迦叶志忠上表进献《桑条歌》十二篇说:“在高祖未受命时,天下人都在唱《桃李子》;太宗未受命时,天下就在唱《秦王破阵乐》;高宗未受命时,天下在传唱《堂堂》;天后武则天未受命时,天下传唱《武媚娘》;陛下受命之前,天下在传唱《英王石州》。现在皇后受命,天下在传唱《桑条韦》,这都是因为皇后的德行使得天下蚕桑丰收的缘故啊!臣谨进《桑条歌》十二篇,请宣示天下,载入乐府传唱。”中宗龙颜大悦,重赏了迦叶志忠,韦氏党羽又借机给韦氏上尊号为“顺天翊圣皇后”,与武则天的“则天顺圣皇后”如出一辙,野心表露无遗,朝野皆知。

  景龙四年(710)四月,一个名叫郎岌的布衣上书中宗,说韦氏集团将来必将叛逆,韦后请中宗将郎岌活活打死。五月,许州(今河南许昌)司兵参军燕钦融上言:“皇后淫乱,干预国政,宗族强盛,安乐公主、武延秀、宗楚客等图危社稷。”中宗召燕钦融来京当面质问,燕钦融慷慨直言,毫无惧色,中宗为之默然。燕钦融出殿后,韦氏指使亲信兵部尚书宗楚客矫诏令侍卫将燕钦融摔死在殿外的石阶上,中宗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脸色非常难看。

  就在此事发生后不久,中宗忽然暴毙,《资治通鉴》上说:“散骑常侍马秦客以医术,光禄少卿杨均以善烹调,皆出入宫掖,得幸于韦后,恐事泄被诛;安乐公主欲韦后临朝,自为皇太女;乃相与合谋,于饼中进毒。六月,壬午,中宗崩于神龙殿。”认为是韦后怕中宗对其采取措施,安乐公主又想让韦后登基称帝,自己好做皇太女,于是二人联手在食物中下药毒死了中宗。但现代史学家则认为,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并没有什么根据表明中宗对韦后的态度有什么变化,按理来说,韦后不应该有这种举动,中宗很有可能是因突发遗传性的心脑血管疾病而死。

  中宗死后,韦后秘不发丧,派她的侄子和外甥领兵五万进京,并在各个要害部门安插自己的亲信,然后伪造遗诏,立温王李重茂为太子,自己则临朝称制。一切准备妥当以后,韦后才召集百官公布了中宗的死讯,并宣读假遗诏。韦后的计划完全是武则天称帝的一个翻版,先夺政权,然后杀李重茂、李旦、太平公主等人,扫清登基的最后障碍。但是相王李旦的儿子临淄王李隆基却抢在她的前面动了手。

  景龙四年(710)六月二十日夜,李隆基与太平公主之子薛崇简率领羽林军发动政变,韦后和安乐公主被乱军所杀,第二天,韦后的亲信们全部被诛杀。韦氏的女皇梦破灭了。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