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顺帝皇后梁妠(106~150),梁商的女儿。梁妠是东汉三大临朝执政著名的皇太后之一(邓太后、窦太后)。在两汉之交的动荡年代,梁氏的曾祖父梁统,本来只是西北边地的一名地方小官吏。于豪强混战和赤眉、绿林等农民起义军的纷争中,他举兵推行“保境安民”措施,后又主动归顺汉廷,为东汉政权的建立,立过大功,所以梁家才渐渐发展成为东汉中期的豪门望族。梁氏一门前后有七人被封为侯爵,二人位居大将军、执掌朝政,在宫廷内又有三位皇后、六位贵人;另外,还有三人娶了公主,成为驸马爷,七位夫人和女性食邑称君,其余被封为将、尹、校者多达五十七人。特别是到了东汉中期,梁妠成为皇后和皇太后期间,在她的蔽护之下,曾出现过以梁冀为代表的外戚与宦官相互勾结的梁氏专权的最黑暗年代,从而造成了东汉政权的日益衰败。

  梁妠自幼心灵手巧,既喜欢读书,又有一手很好的针线功夫。她九岁就已经熟读《论语》和吟诵《诗经》,并能讲解这些儒家经典的微言大意。她还常以《列女图》中的故事人物为榜样,时时对照自勉。她的父亲对这个女儿所表现出来的才智看在眼里,喜在心中,非常偏爱,并进行重点培养。梁商经常对族人们说,今后能为我梁家光宗耀祖的人,“倘兴此女乎?”

  元初五年(118),十三岁的梁妠与她的姑姑一起被选中,入宫充当皇妃,后又先后被汉顺帝刘保封为“贵人”。梁妠凭着美貌和智慧以及管理才干,很快在后宫崭露头角,于阳嘉元年(132),被立为皇后。由于梁氏读书多,有思想见解,能“深览前世得失”,“不敢有骄专之心”,不仅把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还能帮助皇帝治理朝政。如在惩治暴吏、大赦天下和注意接受谏议大臣的意见诸方面,梁皇后都起了很好的参谋作用。汉顺帝死后,她相继成为冲帝、质帝和桓帝三朝的皇太后,并持续临朝执政长达十九年。

  梁妠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临朝执政而又有所作为的皇太后。东汉政权建立之初,实现了全国统一,消除了大规模战争,人民得到了休养生息,出现过几十年所谓“光武中兴”的“太平盛世”。但是,汉和帝刘肇以后,中央政权中不断出现外戚与宦官交替或联合掌权的局面,从此,东汉政权开始走下坡路。梁妠正是在这种形势之下走上政治舞台中心的。这一时期她扶持的三个小皇帝,都没有亲政的能力,国家大事全靠她一手操持。她兢兢业业、废寝忘食地亲理朝政,基本上是“夙夜勤劳,推心杖贤”。她能破格提拔德能兼备的人才,协助她管理国家大事,比如起用黄琼、李固、陈蕃、李膺等名士,使得朝政有所改善,贪官污吏受到一定程度的惩治,社会治安有所好转,国防安全得到加强,东汉政权初步强盛,充分展示了梁妠的治国才干。

  当然,对于她哥哥梁冀的把持朝政、飞扬跋扈和种种倒行逆施以及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她也是有直接和间接的责任的。另外,她本人虽然在生活上比较节俭,但却又“多溺于宦官”,听信了他们的谗言,客观上给外戚与宦官的联合专权制造了条件。

  和平元年(150)春,梁妠将朝政归还给汉桓帝刘志,当年病故,葬于宪陵,追为顺烈皇后。皇甫规(103~174),东汉将领,字威明,安定郡朝那县(今宁夏彭阳古城镇)人。将门之子,祖父皇甫棱曾任西汉度辽将军,父亲皇甫旗做过扶风都尉。受家庭影响,喜读兵书,熟谙兵法,具有韬略。第一次担任功曹时,就曾率勇士八百名,大败羌人,初步显示了军事才干。汉顺帝死后,由梁太后临朝执政,大将军梁冀主持朝中军政大事。梁冀与太监勾结,专横跋扈,倒行逆施,满朝文武大臣谁也不敢说话。就是在这种黑暗的政局下,朝廷仍按例定期在全国选拔优秀后备人才,称为“举贤良方正”。皇甫规也报了名,并在称为“对策”的试卷中,公开揭露朝廷的黑暗,还把矛头直接指向梁冀,所以虽然被录取了,但是只被任命为一个称之为郎中的小官。皇甫规看到自己的远大抱负无法实现,就弃官返回故里,自办一个学馆,先后招收学生三百多人,专心为国家培养人才,而且一干就是十四年。

  汉桓帝和平元年(150),梁太后归还朝政,随即病故。桓帝很快就下决心革除了以梁冀为代表的外戚与宦官相勾结联合专权的政治毒瘤。延熹二年(159),皇甫规被朝廷重新任用,担任太山(今山东泰安)太守。延熹四年(161)冬,羌人起义的烈火在西北蔓延,护羌校尉段一出师不利,起义军攻占了并(今山西太原)、凉(今甘肃武威)二州之后,一直打到了京畿地区,朝廷十分惊恐,三公们一致推举皇甫规担任中郎将,持节监关西兵马,指挥讨伐羌人的战斗。但他并没有沿用“主战派”们习用的大军剿杀的老办法对付羌人,而是采取“招抚”的方式,很快就降服了羌人,使西北地区重新实现了平稳,他本人也被破格提升为度辽将军。永康元年(167),皇甫规被召回京城升任尚书。一到任就上疏要为党锢株连的人辩冤平反,但是桓帝不接受他的意见,并把他调出京城,先任弘农(今河南灵宝)太守,又改任护羌校尉。熹平三年(174),皇甫规病逝在谷城(今山东平阴东阿镇)。生前曾封为寿成亭侯。

  皇甫规一生,不主张以武力对付人民,他曾著文说过,君主是舟,人民是水,文武群臣都是乘舟的人,将士们是划桨的人。只有大家同心协力,这条船才能平稳安全。反之就会沉船,大家一起被淹死。他的这种水与船之间辩证关系的思想,影响深远,对历代统治阶级有很大的教育意义。

  皇甫规一生尚武、好学,不仅治边有方,与名将张奂(字然明)、段一(字纪明)齐名,被史家誉为“西州三明”。而且一生中爱才、善文,所著赋、铭、碑、赞、吊、章、表、教令、书、檄、笺记等各类文学作品约二十七篇。还编有《皇甫规集》(已失传),现今只留存著作十二篇,被后人辑入《二酉堂丛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