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同嫁一夫,在娣媵制下是一种古老婚俗的孓遗。尽管秦汉以后,这一婚俗逐渐从婚姻制度中淡出,但历代后宫仍颇有姐妹同为一位帝王后妃的情况。

  1、姊妹不妒

  十国前蜀主徐贤妃与徐淑妃就是姊妹俩,俱以姿色入宫,专擅房宠。两人都喜欢游山玩水,每有登临,就赋诗唱和。“同寻僻境思携手,暗指遥山学画眉”,小徐妃的诗句说明姊妹俩不但不互相嫉妒,手足之情还挺真诚笃挚的。杨贵妃的姊姊虢国夫人与韩国夫人,虽然没在后宫取得正式的名位,也都出入宫掖,受到过唐玄宗的御幸。杜甫诗云: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上马入宫门。
  却嫌脂粉涴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也不见杨贵妃有嫉妒的表现。个中原因,似乎不能仅仅以姊妹情来解释,恐怕还是共同利害关系与同胞手足关系的交相作用,双方抑制了可能出现的感情嫉妒。

  金代王氏姊妹的例子,也可以印证这点。金宣宗即位之时,册立的皇后原是他做翼王时的王妃,姓氏已失传。即位之际,王皇后入宫,宣宗见其姐也姿色端丽,一并纳入宫掖,妹妹封为元妃,姊姊封为淑妃。姊妹俩入宫后,便联手谋划,与那位皇后争宠。不到一年,皇后宠衰,落发为尼,妹妹元妃册立为后,姊姊则升为元妃,王氏姊妹携手把持了宣宗后宫。

  2、有毒的姊妹花

  赵飞燕姊妹联手出击,专擅后宫,最能揭露这种姊妹并蒂花孕含的毒素。

  赵飞燕原是阳阿公主家专习歌舞的官婢。一天,成帝到姊姊家聚会作乐。一见到飞燕,就被她的姿色舞态迷住了,召入后宫。她的妹妹丰肌弱骨,与她的纤腰玉肌相对照,别有风韵,也同时召入,一并拜为婕妤。

  汉成帝先后宠爱过许皇后与班婕妤。许皇后是由皇太子妃正位中宫的,成帝即位初,深受眷宠,其他妃嫔很少能进幸。随后,成帝移情别恋班婕妤,许皇后渐遭冷落。赵飞燕姊妹入宫,见成帝旧宠众多,出于共同的利害关系,姊妹联袂,利用新宠的优势,一一诬陷倾害其对手,以期达到并擅后宫的目的。

  鸿嘉三年(前18),她们看准了执政的外戚大将军王凤对许皇后的不满,趁机诬告许皇后与其姊姊许谒,说她俩以媚道祝咒后宫怀孕的王美人以及王凤,也詈诅成帝,还把班婕妤也拉进去,准备一网打尽。皇太后王政君是王凤的妹妹,闻讯大怒,处死了许谒,废黜了许皇后,幽居别宫。

  拷讯之时,班婕妤答道:“我早听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做好事,还没好报;纵邪欲,还能指望什么吗?鬼神有灵,是不会接受邪佞之诉;鬼神无知,即使祝诅,也不会起作用的。我决不会做那种事!”她应答得合情在理,成帝有点同情她,赐她黄金百斤。班婕妤躲过了这次陷害,见赵飞燕姐妹骄横专妒,决心避开是非之地,主动要求离开成帝,去侍奉皇太后。

  许皇后被废后,赵飞燕做了皇后,她的妹妹册封为昭仪,姊妹俩俱侍帷幄,权倾掖庭。其后,又杀害了怀孕生子的曹宫与许美人,残忍虐杀了这两个无辜的婴儿,并宠后宫达十余年。

  在进入一夫一妻制的文明时代后,性爱便具有排他的独占性质。就性心理言,即使同胞姊妹,在性爱上也是互相嫉妒而不愿共享的。然而,嫉妒是一种心理行为与伦理行为,在一定情况下,出于更重要的目的,嫉妒也可以受理智的控制。赵飞燕姊妹的所作所为,表明她们对其他后妃的妒忌近乎疯狂,姊妹之间之所以互不嫉妒,根本原因还是出于并擅后宫的利害考量。

  3、并蒂莲开各争艳

  南唐后主先后立过大小周后,她俩也是亲姊妹,但在爱情上却表现出强烈的嫉妒之情。大周后立为皇后宠嬖专房,这时小周后并未入宫。后来,大周后卧病,后主尽管药必亲尝,衣不解体地照顾过她,毕竟耐不住寂寞,私下召小姨子入宫偷情。后主风流倜傥,模拟小周后的口气写了一首香艳词,调寄《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晌隈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李后主无愧一代词家,把坠入爱河的小周后描绘得呼之欲出:为了幽会,她一手提着金缕鞋,双袜着地,悄然无声地行走在台阶上。当她紧张而激动地依偎在情郎怀里时,机会难得,任凭他百般抚爱。

  小周后也不避嫌疑。一天,大周后在病榻上见到妹妹,惊问:“你什么时候入宫的。”小周后回答:“已经好几天了。”大周后看一眼后主,一切都明白了。怨愤地侧身向壁,至死也不肯再把脸转过来面对后主与妹妹。后主心虚理亏,在大周后死后写了不少诗文表示悲悼,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爱而不见,我心毁如”,来掩饰他的偷情行径。

  北魏孝文帝大小冯后都是冯熙的女儿。姊姊先选入宫,正值十四岁的豆蔻年华,又姿色媚人,颇见爱幸。不久因染痼疾,冯太皇太后把她送回家,当了比丘尼;同时简选她的妹妹入宫,册立为皇后。不久,冯太皇太后去世,大冯氏的病体痊愈,孝文帝也一直留恋着大冯氏,重迎其入宫,立为左昭仪,每夜专寝,获宠超过当初,不但宫人很少进御,就连其妹冯皇后的礼爱也衰减了。

  大冯昭仪自以为是姊姊,何况入宫在前,一向受到孝文帝眷恋,对身为皇后的妹妹根本不执妃嫔之礼。小冯皇后对姊姊的非礼,表面上虽然不很在意,内心却颇感愧恨。然而,大冯昭仪不满凤冠仍为妹妹所有,便恃宠在孝文帝面前百般谮毁亲妹妹。不久,小冯后废为庶人,失望不平之余,出家做了瑶光寺的比丘尼。大冯昭仪再次册为皇后,在性爱与权位上,她都容不得同胞妹妹。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