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开始后,周恩来和蒋介石再度携手,共赴国难。

  1937年12月21日晚,武昌蒋介石官邸,周恩来与蒋介石开始武汉的第一次会谈。蒋介石握住周恩来的手,激动地说:“等候已久,亟愿知道延安讨论情形。”在说明中共在许多重大问题上的主张后,周恩来说:日本侵略者长驱直入,抗战局势十分严峻,几百万无辜平民惨遭屠杀,数十万将士饮弹身亡,大敌当前,民族危机,唯有国共两党精诚团结才能挽救危亡。

  蒋介石似乎被感动了:“所谈甚好,照此做去,前途定能好转”,“外敌不足虑,只要内部团结,胜利定有把握。”

  1938年初,蒋介石改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设军令、军政、军训和政治四部,以陈诚为政治部部长,邀请周恩来任副部长。几天后,汉口八路军办事处来了一位特殊客人,武汉卫戍总司令部总司令陈诚。他此时的另一个身份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是奉蒋介石之命前来请周恩来出任副部长的。

  14年前,周恩来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时,陈诚还是个炮兵队长,可以说是周恩来的学生。这位曾经的学生,如今以政治部部长的身份来请昔日的老师给自己当副手,态度自然诚恳。陈诚深知,周恩来在国民党内外有很高的威望,请到了周恩来,政治部的工作算是成功了一半。

  陈诚几次相邀,周恩来都婉言谢绝了,蒋介石只得亲自出马。周恩来说:我做了副部长可能会引起两党摩擦,不妥当。蒋介石为让周恩来放心,又许愿又表态:当了副部长好在两边调解:副部长职权可明确规定,易负起责;编制人事问题未定,可以商量。

  蒋介石盛情相邀,周恩来感到这个副部长非当不可。1938年2月1日,周恩来走马上任。这是抗战期间共产党人在国民政府中担任的唯一要职。从此,周恩来白天在武昌政治部上班,晚上回到汉口八办处理党内事务,经常忙到深夜,有时通宵达旦。

  政治部第三厅专管文化宣传工作,是个重要阵地。周恩来想到了郭沫若。可当周恩来找到郭沫若商量时,郭沫若却一口回绝:不愿当国民党的官,即使当了受约束做不了实事。周恩来对这位老战友说了几句重话:“你不当三厅厅长,我当这个副部长毫无意义。我俩调个位置,我当厅长行不行啊!”

  几经周折,郭沫若终于承当了政治部三厅厅长。

  在周恩来和郭沫若的影响和推动下,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汇聚了大批文化精英,在武汉掀起的抗日救亡运动,一浪高过一浪,有力地支援了武汉抗战,众多社会名流有了用武之地。(郑巍宁)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