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12月,焦裕禄调往河南兰考县任职。初到兰考,焦裕禄看到的是一幅严重的灾荒景象:横贯全境的两条黄河故道,覆盖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黄沙;片片内涝的洼窝里,结着青色的冰凌;白茫茫的盐碱地上,枯草在寒风中抖动。这一年,春天风沙打毁了20万亩麦子,秋天洪水淹坏了30万亩庄稼,盐碱地上有十万亩禾苗被碱死,全县的粮食产量下降到历史最低水平。见此情景,焦裕禄没有任何畏难退缩,毅然表态:“感谢党把我派到最困难的地方,越是困难的地方,越能锻炼人。请组织上放心,不改变兰考的面貌,我决不离开这里!”

  治沙治水是大问题,单靠一时的热情和主观愿望是办不成的。焦裕禄认为,“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要想彻底战胜兰考的各种灾害,就必须实地考察,详尽掌握灾害的底细,摸清来龙去脉,作出正确的判断和部署。他决定亲自去掂一掂兰考的“三害”究竟有多大分量,去把兰考县1800平方公里土地上的自然情况摸个透。

  兰考县原设有一个颇具当地特色的“劝阻办公室”,专门劝阻外出逃荒的灾民。焦裕禄把消极的“劝阻办公室”改建为积极的“除三害办公室”,先后抽调了120多名干部、老农和技术人员,组成一支“三害”调查队,在全县范围内展开了大规模的追洪水、查风口、控流沙调查研究工作,焦裕禄也参加了这次调查。

  当时,许多同志考虑到焦裕禄的慢性肝病,担心在大风大雨中奔波会使病情加重,都劝他不要亲自参加一线调研,到时听取专门汇报就行了。但他拒绝了劝告,说:“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为此,他多次去老饲养员肖位芬的牛屋住,向他讨教治沙经验;也同新分到林业局的两位大学生交朋友,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鼓励他们的泡桐研究……

  风沙最大的时候,就是焦裕禄带头下去查风口、探流沙的时候;雨最大的时候,就是他带头下去冒雨涉水、观看洪水流势和变化的时候。他认为越是大风大雨的恶劣天气,越是掌握风沙、水害规律最有利的时机。为了弄清一个大风口、一条主干河道的来龙去脉,他经常不辞劳苦地跟着调查队,追寻风沙和洪水的去向。

  调查队日复一日实地考察研究,跋涉了5000余里,掌握了大量兰考“三害”的第一手资料。全县84个大小风口,经调查队一个个查清,编了号、绘了图;全县大小河流,淤塞的河渠,阻水的路基、涵闸等也调查得清清楚楚,绘成了详细的排涝泄洪图。

  这种大规模的调查研究,使县委基本上掌握了水、沙、碱发生、发展的规律。几个月的辛苦奔波,换来了一整套具体又详细的资料,把全县抗灾斗争的战斗部署,放在了一个更科学更扎实的基础之上。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