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组织介绍,郑位三与新四军总部卫生队的蒲云在1942年的夏天结婚了。郑位三在家乡曾经有一段婚姻。妻子叫曹茂云。1933年冬,为躲避国民党军的追杀,躲在一个山洞中冻饿而死。而今,面对着新婚的妻子,他向蒲云讲述了自己的从前。

  蒲云理解的说:"在革命的历程中,有这样苦难经历的人太多了。今天你能坦诚地告诉我这些,我感到很高兴。组织上也给我作了交待,要我今后主要负责照顾你的生活。"

  郑位三说:"蒲云啊,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作为丈夫,我应该关心你,爱护你,但作为党的干部,我要向你提出3个要求,你必须要遵守!这也算是我对你的约法三章吧。"蒲云微微的点了点头。认真听着丈夫的约法三章:"第一、公家给我发东西,若有你一份,你就要,若没有你的,你就不能向组织多要,不能搞特殊;第二、若有领导,同事或下级找我谈工作,你不要在场,更不要干预我的工作;第三、不能以我的名义向公家多要东西。"

  此后几十年间,他们夫妻一直坚守着这3条原则。有时组织上为郑位三开小灶,蒲云会带着孩子同机关干部一起去大食堂吃饭。1955年,组织上决定让郑位三去北京定居,搬家时,过去公家配给他使用的一个大衣柜,他的一个亲戚想搬去用。郑位三却没有同意。他说:"公家的东西是配给我使用的,我现在搬家不需要了,就应该归还公家,我不能把公家的东西送人情。"

  为此,他还经常教育干部说:"私生活也应留意,所谓精通马列主义,是说在领导革命的大政方针上不犯错误,至于生活上的细节,也都马列主义化,这点很难有完人,但群众总是从日常生活的细微末节上来看人的。因此又不能不注意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