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献公晚年得了帕金森综合症。在他当政第二十年头上,就经常吃饭掉渣,脑子忘事,在丝帛上签字经常提笔想不起名,看着看着简策,脑袋就颤悠,像吃了摇头丸。发展到严重的时候,小脑完全失灵,别人不吹哨他就尿不出尿来。大家估计晋献公也吃不到五年的粮食了。鉴于这种情况,继承人的问题就敏感起来了。

  晋献公的第一夫人死得早,生下了太子申生。

  不久,晋献公很想在众妾之中提拔自己喜欢的骊姬为第一夫人。这么重要的事需要请神汉来占卜。神汉装了半天神弄了半天鬼,又数了半天耆草,结论是吉,然后又烧了一只乌龟壳,一看,却是大凶。神汉说:“一般出现两个矛盾答案时,我们都是采乌龟的意见,因为乌龟占卜,历史更悠久。所以,请骊姬当第一夫人,应该是大凶。”

  晋献公说:“不行,我看耆草的意见很正确嘛,应该是大吉!”

  美丽骄人的骊姬遂被提拔为第一夫人,随后开始诋毁太子申生。这一天,她把一罐子蜂蜜涂在头发上,让申生陪自己在花园散步。如果是现在,你头上涂了蜜到外面走,最多能多落些尘土。但古时候的生物多种多样,外面一走,骊姬立刻被小蜜蜂发现了。小蜜蜂跳起8字舞,很快招来大群蜜蜂,像狗仔队一样追着骊姬。骊姬很害怕,请申生帮她赶蜜蜂。申生觉得骊姨娘的形状也挺狼狈,就抡起袖子使劲给她赶。骊姬抱着脑袋跑,申生在后面追。正好给老晋献公看见了。老晋献公一看,儿子居然在调戏老子的媳妇,气坏了,好比董卓看见了吕布戏貂禅,差点也拿大戟去穿太子申生。申生有口难辩。

  不久,骊姬又设下计策,对镇守边防的太子申生传出旨意说:“你爸爸昨夜做梦,梦见你死去的妈妈了。你赶紧祭奠祭奠你妈妈吧。”这当然是个陷阱,但太子无从跳出,他只得领命,在边镇祭祀,用腊肉供给老妈的在天之灵吃。

  按照周朝规定,祭祀用的腊肉,完后需要送给老爹,让老爹也尝尝。腊肉从边镇送到绛城来了,骊姬遂放进了“耗子药”,端上来给晋献公吃。晋献公有疑,把肉分给太监和狗吃,二者当场中毒死亡。

  “好哇,太子投毒,太子要造反啦!要杀我老头子啦!”老头子晋献公喊。

  既然有了撒毒的证据,晋献公就打算废了太子。他立刻传令到太子驻地,逼太子自杀。

  太子申生的幕僚赶紧跑来商议,劝他找老爹辩白。申生不愿意。

  申生说:“我爹没有骊姨娘,寝食都不塌实,我又不讨我爹喜欢,如果我爹把骊姨娘下狱治罪,他身边就没有人了,落得太孤苦了。所以我不想找谁分辨。”

  旁人又说:“那您就逃跑吧,天地之大,诸侯各家都知道您的令名,去哪里都能找到好工作的。”

  申生年龄大约二十多岁,他说:“如果我逃走了,就是向天下之人彰示我爹的短处,我不愿意让咱们晋国被人笑话。”

  于是,公元前656年,太子申生自缢于新城,愁闷地离开了这个无法容身的人间。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