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雎是秦昭王的重要谋臣,在秦国征服六国的大业中作出了重要贡献。

范雎

  范雎曾是魏国大夫须贾的门客。有一回,须贾带着范雎出使齐国。齐襄王听说范雎挺有才干,就背地里打发人去见范雎,还送给他百两金子和一些牛羊作为见面礼,却被范雎坚决推辞。不明真相的须贾却怀疑范雎暗中串通齐国,回到魏国以后,就向丞相魏齐告发。魏齐听了以后,非常生气,下令严刑拷问范雎。打得他肋骨断了几根,门牙也掉了几颗。范雎只好装死,看守便用席子卷起他,扔在厕所里。魏齐还让那些门客往范雎身上撒尿,以警示其他人以后不要胡言乱语。

  所幸范雎没有死,他化名张禄,逃出魏国,到了秦国。范雎历尽艰险来到秦国的都城咸阳。当时秦国的实权掌握在宣太后和她的兄弟穰侯魏冉手里。范雎给秦昭襄王上了道奏章。秦王约定日子,准备在离宫接见他。

  走到半道上,范雎瞧见秦王的车马来了,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毫不回避。秦王身边护驾的侍从大声喊道:“大王来了。”范雎冷冷地说:“什么?秦国还有大王吗?”

  秦王这时也听见范雎在那儿嘟囔:“只听说秦国有太后和穰侯,哪儿有什么大王?”这句话正说到了秦王的心坎上。他赶紧把范雎请到宫里,屏退左右,然后和他单独交谈。

  秦王和范雎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范雎说:“秦国土地多,士兵又都十分勇敢,要想统治诸侯,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十五年来却没有什么成就,这说明一方面丞相办事没有尽心竭力,另一方面大王您也有失策的地方啊!”秦王很好奇,问道:“我有什么失策的地方呢?”这时范雎发现有人躲在旁边偷听,他不敢提到宫里的事,就先说秦国对外的策略。

  范雎说:“齐国离秦国很远,中间还隔着韩国和魏国。大王要出兵攻打齐国,就算能获胜,也没法把两国连起来呀,所以我替大王着想,最好的策略是远交近攻。”秦王一听,很有兴趣地问:“什么是‘远交近攻’呀?”范雎解释道:“对离我们远的国家,比如齐国,要暂时与他们交好,先把一些邻近的国家攻下来,这样才能扩大秦国的土地,真正做到得寸则王有寸地,得尺者王有尺地,今舍近攻远,不亦谬乎!所以先把韩、魏两国兼并了,消灭齐国的日子也就为时不远矣。”秦王听了,连连点头称是,说:“秦国真要能打下六国,统一天下,就多亏先生了。”秦王拜范雎为上卿,并且按照他的谋划,把魏国、韩国作为主要的进攻目标。

  不久范雎又建议秦王废除太后的权力,又收回了穰侯的相印。然后,秦王拜范雎为丞相,封地在应(今河南宝丰西南),号为应侯。

  魏王感受到了来自秦国的威胁,非常害怕。魏国丞相魏齐听说秦国的丞相是魏国人,就派须贾到秦国来求和。范雎听说须贾到了秦国,便换了一身破旧的衣服去见他。范雎换穿破旧的衣服,到宾馆拜会须贾。须贾既惊讶他竟然没死,又怜悯他的落魄,忍不住说:范老弟,分手后你还好吧?留范雎下来吃饭,发现范雎范雎衣服寒酸,挡不住寒冷,又送他一件丝绵袍。范雎并充当须贾的车夫,替他驾车到宰相府,对须贾说:我先进去找我的朋友,请他为你引见宰相。须贾等了很久不见范雎出来,到门房询问,侍卫说:什么范雎?我不认识他。刚才进来身穿破衣,手拿丝绵袍的,是我们的宰相,他叫张禄。须贾一听,有如五雷轰顶,几乎昏倒!

  须贾知道他跑不掉,于是双膝下跪,用膝爬行而进,请求原谅,曰:贾不意君能自致于青云之上。范雎也大宴宾客,对须贾出卖朋友的不义行为,痛加责备,最后告诉他:你今天之所以还能保全性命,是因为你送给我这一件丝绵袍,多少还有一点老友的旧情。之后,范雎命他带给魏王一项警告:把魏齐的人头砍下送来,如果拒绝,我们攻下你们首都大梁时,可要屠城。须贾回国后,告诉魏齐,魏齐吓得魂不附体,宰相也不干了,逃到赵国,投靠平原君赵胜。

  西元前259年,秦国得到情报说,魏齐躲在赵国平原君赵胜的住所,于是秦王邀请赵胜到秦国访问。等赵胜抵达秦国后,立即囚禁,派人告诉赵王赵丹说:不砍下魏齐的头,你的叔父赵胜就出不了函谷关了。魏齐只好又逃亡到宰相虞卿家里,虞卿立即辞职,跟魏齐逃到魏国,打算请弟弟魏王魏无忌帮助,再逃向楚国。魏无忌考虑到国家的利益,不敢马上见他。魏齐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自杀。赵丹砍下他的人头,送到秦国,秦国才把赵胜送回。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