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628 年12月,秦国的将领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带领军队从都城出发,准备去进攻郑国。

  原来,这年冬,驻在郑国的秦国使者杞子偷着派人给秦穆公报信说:“郑文公已经死了,太子兰做了国君。郑国人让我掌管北门,如果大王速速派军队偷袭郑国的北门,我暗中把门打开,一定能很快灭了郑国的。听说晋文公也刚刚死去,晋国不会搁着国君的尸首来帮助郑国的。现在真是大好时机!”秦穆公不顾重臣百里奚和蹇叔的反对,真的向郑国发兵。

  秦军很快通过了晋国的崤山(在今河南省洛宁县北)。第二年三月,进入滑国(春秋时的小国,在今河南省偃师县南)境内。

  一天早晨,队伍刚刚启程,忽有前锋的士兵赶来报告孟明视:“将军,郑国的使者求见!”

  孟明视大惊:“郑国怎么很快知道我军到此,派使者远远来接?好吧,先看看他的来意如何?”于是传令接见郑国使者。

  前来的是个貌不惊人的矮个儿,是郑国的牛贩子,而并不是什么使者。

  不过他在滑国贩牛时听说秦军通过滑国是要去攻打郑国,就采取了一个大胆的行动:他一面派小伙计速去郑国报信,一面假充国使来设法阻止秦军的侵略。

  他向孟明视施礼后送上十二条牛和四张牛皮,说:“我叫弦高,我们国君听说三位将军要从我国经过,特地派我先把这小小的礼物献上。国君说:承蒙贵国派兵保护北门,我们非常感激。现在贵军就是在我们国土上停留一天,我们也要供应你们丰盛的饭菜;贵军在我们国土上行军,我们一定负责保护你们的安全。”

  孟明视听弦高这么一说,以为郑国真的早有防备,只得随机应变说:“我们不是到贵国的,而是来讨伐滑国的,您回去吧!”

  弦高离开后,孟明视对西乞术和白乙丙说:“我们偷着过了晋国的地界,离开本国已有一千里了,如果此时突然袭击郑国,内外夹攻,胜仗是有把握的。可现在人家早有准备,那么内应也恐怕已被他们发现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去攻打他们,对我们肯定是不利的。倒不如趁着滑国没有防备,灭了它,带些财物回去作个交代算了。”

  再说郑国的新国君郑穆公得到弦高派人送来的情报后,立即去秦国使馆探望,发现秦国使者果然在整理兵器,收拾行李,就当即把他们驱逐出境,同时做好迎战准备。不过秦军没敢来,打下了滑国后,抢了一些财物回去了。

  可是秦军在回国的途中,又经过晋国的崤山时,遭到晋军的伏击,全军覆没,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三位将领也被活捉了去。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