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公田婴是齐威王的小儿子,曾在齐国当宰相。他有个儿子叫田文,是农历五月初五生的,田婴认为这个出生日子是不吉利的,就对田文的母亲说:“扔了!不要养他!”但田文的母亲偷偷地将他哺养。

  一天,田婴看见田文,就大骂妻子道:“谁让你养大他的?”

  田文的妈妈吓得不敢讲话。

  田文向父亲叩头后问:“父亲大人,您为什么不让养五月初五出生的孩子?”

  田婴说:“五月初五出生的孩子,会长到大门那么高,将来对我们父母不利。”

  田文问父亲:“人的命运是由天支配的呢,还是由大门支配的?”

  “这……这……”父亲被问住了。

  田文又接着说:“人的命运,如果由天支配的话,父亲何必忧愁呢?如果由大门支配的话,可以把大门开高些,谁能长得那么高呢?”

  过了些日子,田文问父亲说:“儿子的儿子,叫什么?”

  田婴答:“孙子。”

  “孙子的孙子叫什么?”

  “玄孙。

  田文追问:“玄孙的孙子又叫什么?”

  田婴答:“这我就不知道了。”

  田文紧接着说:“您在齐国受重视,当了宰相,历经三位君王,齐国的疆域并没变大,但是,您私人的财富却积累了万金,幕僚之中一个贤人都没有。您后宫的人身穿绉纱细绫,可是一般才士,连粗服也穿不上;您的仆妾有剩余的饭粱肉食,而一般才士,竟连糟糠都吃不饱。现在您还尽力地积蓄贮藏,想把它留给您方才所说的那不知道的孙子、玄孙和玄孙的孙子,却忘掉国家的政事一天比一天地败坏了,我真觉得好奇怪呢。”

  田婴听了,觉得儿子十分明事理,将来一定是有用之才。从此之后,开始喜欢他了。后来,田婴派他主持家事,接待宾客,田文的名声也逐渐传开了。田婴死后,田文继承父亲做了薛公,他就是孟尝君。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