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669年,卫惠公驾崩,儿子姬赤立为国君,是为卫懿(yì)公。话说当年的卫惠公,为了得到至高无上的君位,竟然设计害死了自己的异母哥哥。所以,对于卫懿公的统治地位,卫国的臣民百姓有很大一部分是持否定态度得!

  应对这一局面,有一个再简单不过得法子——宽以待人,怀柔治国。然而,卫懿公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体恤百姓,勤政爱民,反而整日歌舞升平,喜于玩乐。不久,他又增加了一项嗜好——像城里的白领和退休后的大爷、大妈们那样,迷上了养宠物。可他的宠物很是不一般,并非阿猫阿狗,是什么啊——鹤。

  鹤,可是很高贵的动物,古代一般都把它们与神灵相连,称之为仙鹤。由于鹤它通体洁白,声音如同天籁之音,头顶一点红,动不动再来点芭蕾舞,所以,卫懿公对它们很是着迷。

  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

  在得知卫懿公有这一爱好之后,很多达官贵人也都把国事丢到一边,把心思全都集中到搜集仙鹤的事情上来了。对于献鹤者,卫懿公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凡是献鹤者,卫懿公也是很大方的,要官给官、要钱给钱。所以,不到半年的时间自花园到宫廷之中,处处是鹤,其规模成百上千。

  卫懿公也还是一个很有品味的人,他把所有的鹤儿集中起来,按成色把它们又分为上、下两等。上等鹤儿享受大夫的俸禄,稍微差一点的则享受士的俸禄。每次卫懿公出行,他的爱鹤们都会随驾而行,而且位在懿公之前。卫懿公专门命人为爱鹤们用上等的木料打造了一辆大车,其豪华程度不亚于自己的座驾。于是,每当卫懿公出行时,城内的百姓们都会看到很奇特的一幕——最前面的豪华大车上站着一群东张西望、引吭高歌的鹤儿,其后才是卫懿公的车驾。由于鹤儿在前,所以人们都戏称它们为“鹤将军”。

  对于这样一群“鹤家军”,时间长了,一些问题也渐渐显露了出来。先是环境问题,这千百只鹤,每天都会制造大量的污秽之物,弄得满宫廷内都是污浊之气,不过卫懿公很有办法,命大量人员随时跟随群鹤之后,一旦产生秽物,立即清扫。接下来又发现,高贵的鹤儿得吃高贵的食物,不然他们的肠胃可受不了,闹不好会出“鹤命的”。于是,卫懿公开始省吃俭用,并把自己的饭菜大部分都赏赐给了“鹤家军”。但很快,他发现这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弄不好,自己的小命也会慢慢搭进去。放心,他会想出办法来滴。于是——我的地盘我做主这句话,便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于是,他犯了一个大错误——“厚敛于民,以充鹤粮,民有饥冻,全不抚恤”。

  先前已经说道,臣民百姓本来就对他不是很服气,现在你又出此狠招,百姓不说你坏话才怪呢。于是,一时间谣言四起。大夫石祁子为人忠直有名,他与宁庄速同秉国政,为保国家安定祥和,二人多次进谏卫懿公,但都被卫懿公给训斥了出来。

  回头再来说说北狄(一个少数民族),在大周朝建国之前,它就已经相当强盛,而且还曾逼迫迁都于歧山。等到周武王伐商灭纣,周公南惩荆舒,北膺戎狄,周朝实力大增,北狄迫于威力,不得不臣服于周朝。然而自平王东迁之后,南蛮北狄,交肆其横,开始一窥周室,不断入侵、骚扰周王朝的各封国。

  此时的北狄的部落首领名叫腔瞒,养兵数万,常常有到中原各国一游的意思。正好此时齐桓公称霸中原,正率兵解救燕国的困境,攻打多次骚扰燕国的山戎国。艘瞒得知这一情报后,很是生气,“齐国目中无人,今日他敢打山戎,明日他就敢打我北戎,我们不要坐受被缚,当先发制人。”于是,发兵二万突袭了紧挨他的邢国,正要攻破都成之时,得到密报——齐师已来救邢。好汉不吃眼前亏,遂移兵向卫。

  说来也巧,当时卫懿公正欲载鹤出游,忽然得到谍报:北狄人正大举入侵我卫国。卫懿公当即大惊,马上让人通知各将领,准备迎战。由于百姓本来就对卫懿公不是很服气,后来又为了一群野鹤而强征了自己的活命粮,所以大家都逃到了乡野深山之中,都不愿为他而拼命。卫懿公一怒之下,命执法部门逮捕了很多正在外逃的百姓,当面询问他们外逃的原因。大家众口一词:“您有一样东西,足以抵御北狄,还用得上我们?”卫懿公纳闷地问道:“是何物?”众人都说“鹤。”卫懿公苦笑道:“那野鹤只不过是一群禽兽,它们又如何能抵御强大的北狄呢?”众人也讥笑道:“那么鹤既然不能作战,那就是无用之物,作为国君,您放着有用之人不养而去花费大量的钱财养去养无用的禽兽,所以百姓不服也!”

  卫懿公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忙说道:“我愿把所有的鹤儿都无偿地送给你们,你们能帮我抵御外敌么?”这时,石祁子站出来小声对卫懿公说道:“国君此时再行此事,恐怕稍微有点晚了。”卫懿公是个很固执的人,对于此言他依旧没有听从。他让人把宫中所有的鹤儿都往外赶,但是这些鹤儿被圈养惯了,和众人玩起了“躲猫猫”,你进我退,你追我闪,自始至终都不离开自己的老窝。

  没有办法,这么多人也不能都去赶鹤,群众的动员工作还是要做得。石宁二大夫只好亲往街市,讲述卫懿公的悔过之意,百姓们才开始慢慢集合起来。而此时,狄兵已经杀入国境,顷刻间接到三次战报。石祁子建议敌求救于齐桓公,但被卫懿公给否定了,因为先前齐桓公曾经来攻打过卫国,虽然最后退兵,但是卫国一直都没有向齐国赔礼道歉、有所表示,故而卫懿公有些心虚。

  于是,卫懿公决定拼死一战,到时候说不准谁胜谁败呢。闹不好老天会助自己一把,给北狄几个闪电,把他们给劈走呢!宁速主动请缨,要求自己率师迎战北狄,让卫懿公留守都城。卫懿公这会清醒了,认为自己如果不亲征的话,肯定会军心不稳。其实,后来事实的发展证明,即使有他在,其他因素也会使军心不稳得。

  于是,卫懿公把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交到了石祁子手中,做为让他代理国政的信物。交给宁速一支象征军权的箭,让他用心守卫都城。临走还发誓,不胜北狄,绝不回城。一切交代完后,卫懿公整顿车马,拜大夫渠孔为将,于伯为副将,黄夷为先锋,孔婴齐为后队。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