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国的南面有两个国家,一个叫虞(在今山西省平陆县东北),一个叫虢(在今山西省平陆县东南)。这两个近邻国家的祖先都姓姬,所以相处得很好。可是,虢国的君主常派兵到晋国边界闹事,晋献公因此想发兵讨伐虢国。

  公元前655年的一天,晋献公问大夫荀息:“现在能讨伐虢国吗?”

  荀息说:“不能。因为虞虢两国的关系很好,再说虢国戒备森严。我看这样,先给喜欢玩乐的虢公送些美女去,让他尽情享乐,消磨他的意志。”

  虢公得了晋国的很多美女,果然只顾玩乐,不理政事了。荀息这时对晋献公说:“现在可以攻打虢国了,不过,我们最好不要让虞国去援救它,我们可以给虞公送一份厚礼,向他借条路去讨伐虢国。这样一来,虢国就会恨虞国,虞国也就不会帮助虢国了。”

  晋献公就派荀息出使虞国。

  荀息到了虞国,向虞公献上一匹千里马和一对最名贵的玉壁,说:“虢国老侵犯我们晋国,我们打算跟他们干一仗。今向贵国借一条道儿,让我们过去。如果打赢了,所有战利品都送给您。”

  贪财的虞公玩着玉壁,又瞧瞧千里马,说:“行呀,行呀。”

  虞国大夫宫之奇走到虞公面前劝阻道:“大王!不行呀!虢国跟我国山水相连,唇齿相依。俗话说:“唇亡齿寒。‘如果没了嘴唇,牙齿就会挨冻。虢国灭亡了,咱们虞国就一定保不住。”虞公嘴唇贴着玉璧吹了一口气,瞪了宫之奇一眼,说:“人家晋国送来这么多好的宝贝,咱们连条道也舍不得借给他们,这说得过去吗?再说,交结一个强国,总比交结弱国合算。”

  宫之奇见虞公听不进自己的忠言,料定虞国必然要被晋国灭亡,就带着一家人离开了虞国。

  同年冬天,当晋军路过虞国时,虞公见晋军十分强大,就向荀息讨好说愿意助战。

  荀息说:“我听说虞公正和犬戎打仗,您假装上去助战,虢国一定放您进城。您的兵车都装上晋兵,只要他们一开城门,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拿下他们的下阳关。”

  荀息利用虞公拿下了虢国,回过头来很快收拾了虞国。虞公糊里糊涂地做了俘虏,那对名贵的玉璧和那匹千里马,又回到了晋国。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