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乱世纷争,各诸侯国国君的死法不尽相同。除了正常的病老之外,还有死于战争的,如吴王阖庐和儿子夫差;被兄弟杀死的,如楚灵王;被儿子给杀死的,如楚成王;被叛变的大臣囚禁饿死的,如齐桓公和赵武灵王;被列强扣押死在异乡的,如楚怀王和蔡哀侯。但是,有些诸侯的死法却很奇特,比如——邾庄公。邾国,曹姓,子爵,相传为黄帝后裔曹安之后。是今天山东省境内的一个先秦古国,其故址在今邹城市。邾庄公曹穿,是邾国的第十六任国君,在位33年(前540年-前507年)。说起邾庄公,就不得不让人捧腹大笑。世上有那么多死法,可他偏偏因为洁癖过度而导致意外死亡。

  说到洁癖,邾庄公的洁癖可是很不一般。他为何会与众不同呢?因为他是诸侯,是一国之君,讲究得起,其他人穷讲究那得是需要有资本的。他们就是再穷讲究,那也是有限度的,可邾庄公人家并没有。凡是自己用到的东西必须干净(这个是必须的);凡是自己看到的东西,也必须是一尘不染的,比如宫殿里面的亭台楼阁等等(这个就有点难为人了),半点灰尘地不要。

  说来也巧,庄公三十三年刚一开春(注意这个细节,天还很冷),有一个叫夷射姑的晋国使节,来邾国进行正常的访问。来了客人,自然少不了酒肉招待。于是三杯五杯下了肚,夷射姑的小脸就慢慢的变了颜色——总之,就是喝多了。喝了那么长的时间了,难免腹中有所不舒服。于是,夷射姑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准备去外边方便一下。就在他跨出大门的一刹那,被一个看门的侍从给拉住了衣袖。而且此人张嘴就给夷射姑要肉吃,把夷射姑吓了一跳(估计此人有些年月没有开荤了)。

  但是夷射姑此时正腹中难耐,急着外出排水,哪有空给你去里面拿肉吃。于是,急切之中的夷射姑,随手拿了个东西打了侍从一下。不给肉就不给肉吧,你还拿东西打我。好,君子报仇,一天不。等着吧,第二天就让你从这儿滚出去。第二天一大早,邾庄公就在内廷的门台前,欣赏着自己这美丽的宫殿,沉浸其中。忽然,他看见一个内侍正在外廷洒水。“住手”!对于这一践踏自己宫殿的行为,邾庄公本能地喊了出来。于是,邾庄公快速地走了过去,询问内侍是怎么回事。因为自己从来不让人在宫殿上洒水的,这样很容易损坏掉建筑的。你可以用湿布去擦,但就是不能直接洒水。

  这时,只见小内侍慢慢走过来,低声说了一句话。此话一出,邾庄公顿时暴跳如雷——立马把那小子给我抓起来,快,要快!原来,内侍向邾庄公禀报说:昨天主公宴请晋国使节夷射姑喝酒,这家伙后来不是出来排了一次水么。您知道他把水排哪了么?实话告诉您吧,不知道他是过于内急,还是见四周无人,反正人家走到外廷就开始放水了。这不,昨天我已经打扫一遍了,今天发现还有味,于是接着再打扫一遍。这是什么事啊!成何体统!于是,不辨真假的邾庄公便派人去驿馆捕抓夷射姑。但是不巧的是,夷射姑还真不在这儿。听馆驿说,那位哥们一大早就没看见人影。什么时候走的——不知道!

  听到侍卫的回报,邾庄公更是气得眼睛都瞪了出来。妈的,气死我了,这小子也太嚣张了!我就不信找不到那小子!于是,邾庄公就要自己亲自去巡捕夷射姑。谁知道是邾庄公过于激动,还是由于眼神不太好,没看清方位。反正他从床上往下跳的时候,一脚就跳进了火炉子里。而且全身都粘满了火炭,衣服也顿时着起火来。由于事情发生过于突然,众人都没有准备,等众人都回过神,找来水时,邾庄公的衣服已经烧得差不多了。等把邾庄公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不醒了。先是过度生气,后又严重惊吓。于是,醒来后的邾庄公,也差不多歇菜了。当晚,内廷之中传来阵阵哭声——邾庄公走了,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他心爱的、一尘不染的宫殿,永远、永远的走了。

  参考资料:《左传》(文/刘宴斌)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