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晋献公为了讨好年轻的妃子,立了小儿子奚齐为太子,并杀了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和夷吾唯恐自己也遭到不测,于是分别逃到了别的国家,夷吾早已跑到梁国,重耳跑到蒲城。

  晋献公听说他们两个跑了,就以为他们是和申生是一伙的,于是派了刺客去刺杀他们。追赶重耳的刺客勃鞮一直追到蒲城,差一点就要了重耳的性命。幸好他只砍下了重耳的一只袖子。

  重耳跑到狄国,就在那边暂时住了下来。当时普国有才能的人大多数都跟随重耳逃了出来。其中便有狐毛、狐偃、赵衰、魏犨、狐射姑、颠颉等人。

  公元前651年,晋献公死后,晋国发生了内乱,奚齐和卓子先后做了国君,可是后来都被臣子杀害了。接着秦穆公帮助夷吾回到晋国做了国君,就是晋惠公。晋惠公后来跟秦国失和,大肆屠杀反对他的人,非常不得民心。于是有很多人就希望公子重耳能够回国做国君。而晋惠公也担心重耳回来,就打发勃鞮再去行刺重耳。

  狐毛、狐偃接到父亲狐突的书信,得知晋惠公派人刺杀重耳的消息,于是赶忙去通知重耳,大家一块商量要逃到哪里去。狐偃建议大家逃往齐国,因为齐桓公还是霸主。

  第二天,重耳吩咐奴仆头须赶紧收拾行李,打算天一黑就动身。可是还没等到晚上,他们便接到新的消息:刺客提前一天出发了。重耳听到这个消息转身就跑,也没有通知别人。后来跟着他的人陆陆续续地都集合了,可是却偏偏少了一个头须。大家的行李盘缠都在他那里,后来大家才得知,头须带着东西逃走了。他这么一走,弄得本来就狼狈不堪的众人更加艰难了。

  这帮人想要去齐国,中间要经过卫国。卫文公当初建造国都的时候,晋国没有帮忙,而且重耳还是一个落难的公子,因此便没想要招待他们那一干人,并且吩咐守城的差役不要放外人进城。

  重耳气得火冒三丈,无奈之下只得绕了一圈子过去。他们没有了盘缠,走了一路早就饿了。他们来到一个叫做五鹿的地方,看见几个农人在地头吃饭。看见他们大口的吃饭,大家更加觉得饥饿难耐。

  重耳让狐偃去跟他们要点儿,那些人却笑着说:“看你们的打扮一定是达官贵人,还用向我们百姓要吃的吗?我们要是少吃一口就拿不起锄头,那就别想活了。”

  其中一个人开玩笑地说:“看你们怪可怜的,就给你们一点吧!”只见他拿起一块土块递了过去。

  当时魏犨就发火了,嚷嚷着要揍他们。重耳也很生气,嘴上不说,心里已经默许了魏犨的做法。这时狐偃连忙拦住魏犨,接过那块土疙瘩来,并安慰重耳道:“粮食得来容易,土地可不容易。现在百姓主动将土地送给了您,这不正代表一种吉兆吗?”

  重耳也只好这么下了台阶,苦笑着向前走去。

  他们一干人等就这么有一顿没一顿地来到了齐国。齐桓公待他们十分热情,给重耳送了不少车子和房子,并妥善安置了他的随从人员。可是没多久齐桓公就死了。齐国顿时发生内乱,于是他们只好投奔宋襄公。

  宋襄公待他们也不错,重耳他们都非常感激。可是宋襄公刚打了败仗,腿上受了伤,过了很长时间病情也不见好转。于是私下里,臣子公孙固对狐偃说:“你们要是愿意留在宋国,我们自然很欢迎。可要是指望我们帮助公子到晋国即位,恐怕我们没有这个能力。”

  狐偃表示理解,第二天,他们便离开了宋国。

  他们到了郑国,可是郑国的国君却以为重耳已经在外流浪了这么多年,肯定是个没出息的人,于是根本不理睬他。重耳他们又气又恨,可是又不能发泄出来,于是只能忍气吞声地向前走,过了几天就到了楚国。

  楚成王把重耳当做贵宾,还用招待诸侯的礼节去招待他。对此重耳十分感激,两个人很快做了朋友。

  有一天,楚成王跟重耳开玩笑似的说:“将来哪天公子要是回了国,怎样报答我呀?”

  重耳回答道:“金银财宝对于楚国来说不算什么,我实在想不出怎么来报答大王的恩情。如果托您的福,我能够回国的话,我愿意跟贵国交好,让两国的百姓远离战争。如果很不幸发生了战争,那么我就退兵九十里,以此来报答您的大恩。”

  楚成王身边的将军成得臣听了这些话非常生气,他偷偷地劝告楚成王:“重耳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将来一定是个祸端,不如趁现在杀了他。”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