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有个姓田的大臣,他拥有良田千顷,房屋百间,广有资产,单是收养的食客就有数千人,随时可供他使唤,为他服务。

  一天,他在家里的大庭院里举行隆重的祭祖典礼。

  参加盛典的客人纷纷献送各种礼物。有一位客人送上一条罕见的大鱼和一只珍奇的大雁。田氏看了十分高兴,不由得感慨地说:“苍天对于人类可算是太优待了啊!它不但命令土地生长出五谷,供我们食用,还命令世界出产这些大鱼鸟类供我们尝鲜。啊,苍天多么仁慈和伟大啊!”

  客人们听了,异口同声地奉承道:“田大人妙言妙语,真是不同凡响!”

  这时,有个姓鲍的食客带着一个12岁的儿子赴宴会。那孩子这时忍不住站起来说道:“田大人,您的说法我不敢苟同。依我看,世界各种物类同我们是一起产生的,人也是一种物类。凡是物类,都没有什么高低和贵贱,只是因为智力大小的不同,因而产生相互制约,迭相食用的现象,并不是苍天有意安排的。我们人类无非是索取可吃的物类来享用,难道这些东西是苍天有心为我们生产出来的吗?”

  鲍家孩子说完这番话,他爸爸的面色白得像张纸,手儿索索抖着,硬拉着儿子的衣襟,叫他落座,不要再说话。

  客人们听了反响不一:有暗暗赞成的,有不以为然的,有笑小孩口出狂言的,也有一个劲儿看着主人脸色的。

  田氏倒也气度恢宏,宽容地对着小孩道:“你说得有点道理,可是我要请教一点:如果这大鱼和大雁不是苍天有意为人类制造的,为什么它们的味道这么鲜美呢?”

  鲍家小孩“霍”地站起,从容地答道:“田大人,蚊子叮人吸血,吃得津津有味,虎狼撕咬人肉,也吃得津津有味。难道也是苍天有意为它们享用美味而安排的吗?按照您的逻辑,苍天生出我们这些人类,原来都是给蚊子和虎狼做美食的啊!”

  客人们不禁哄然大笑。

  田氏满面笑容,走下主桌,向鲍家小孩敬了一杯酒,欣慰地说:“想不到我家食客门下有此聪颖过人的孩子。哎,要做到不埋没天下任何一个人才,是很不容易的啊!”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