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多的中国皇帝中,有作为的不少,但在其统治的各个方面都能有所建材,发挥出超群智慧者并不多。唐太宗李世民正是这个“不多”中的佼佼者,他之所以能够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盛平时代,由天下大乱走向天下大治,这与他知人善任是分不开的。

唐太宗曾经有一个永恒的比喻。他把自己比作玉石金矿,把他的大臣比作能工巧匠。那么在唐太宗的人才库中,敢于作颜强谏的魏徵是最杰出的一个。

唐太宗曾说:“以铜为镜,可以整服;以古为镜,可以知兴亡;看人如镜,可以看出得失。魏徵是我的镜子。”

 

魏徵作为一代名臣,以其真诚、坦率、谏诤,一直为人们和大臣们所景仰和效仿。然后考察他的身世:年轻时孤独贫穷,是个道士。隋末,李密投瓦岗军失败,遂下唐。先给太子(建)洗马。唐太宗即位,任顾问、秘书监、侍者等职。,并被封为郑国公。

“宣武门之变”后,唐太宗曾问魏徵:“你为什么要疏远我们兄弟?”魏徵回答说:“如果李早点听我的话,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服从和忠诚,没有过错。春秋时期,管仲辅佐齐桓公建立巴耶,但一开始也射了儿子小白的钩。”唐太宗非常欣赏他的诚实坦率,便委以重任。

作为一名政治家,魏徵总是保持清醒和现实的头脑。《谏十思》是魏徵写给唐太宗的劝诫书。文章哲理深刻,言辞犀利,发人深省。唐太宗看后,对魏徵直言不讳的精神大加赞赏,并深受感动。

唐太宗和魏徵能够相互尊重、相互信任,部分原因在于他们的政治思想和对政治危险的认识基本一致。只有这样,魏徵的政治智慧才能得到充分发挥。

毛泽东主席在《矛盾论》中写道:“唐代的魏徵说,‘听人言明,听人言暗’。我也知道片面是不对的。”在人类认知史上,“同时听”这一新命题的提出无疑是一个极好的洞见。魏徵的思维方式具有辩证法的特点,他能全面地看待问题。

首先,这主要体现在他选拔任用官员的方法和标准上。选拔任用官员,首先要对其进行全面考察:贵则观察其所为;如果你有钱,你要观察他们的教养;如果你活着,你要观察他们说什么;如果你穷,你要观察他们做什么;如果你很贱,你就要观察他们怎么做。然后根据他的才能,选拔任用他,让他发挥所长。

 

魏徵和唐太宗之间有一段经典对话:魏徵说:“我希望做一个好大臣,而不是忠臣。”唐太宗不解,问道:“忠臣与良臣有什么区别吗?”魏徵回答说:“尧舜时代的臣子,纪、齐、,都是好臣;夏杰的臣子关龙凤、鄞州的臣子毕赣都很忠心。

陈良本人享有良好的声誉,君主获得光荣的声誉,这种声誉代代相传,国运无穷。忠臣自己遇险被杀,君主被指昏庸残暴,王族被灭,但他只是得到了一个空的名号。这就是好臣和忠臣的区别。”唐太宗听后人人赞赏。

共同的政治思想使唐太宗和魏徵在十七年合作中如此默契。这种合作在贞观之治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为唐朝的繁荣奠定了基础。这样,唐太宗终于可以成为一代英雄之王了!魏徵的慷慨也得到了体现。

唐太宗将画家颜的画像作为英雄存放在太极宫的灵岩阁。只有无极、杜如晦、和方等24人获此殊荣。魏徵去世后,唐太宗经常去灵岩阁看他的遗像。

有一次,我忍不住写了一首诗:每霜毁美质,泰兴失良臣之位。唯有云台泪满身,空残像无解。用这种方式表达了我无限的悲痛和怀念。贞观末年,唐太宗亲自攻克辽东,战争异常艰苦。回到朝鲜后,唐太宗曾伤心地说:“如果魏徵还活着,我会有这次辽东之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