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席一生爱读书,尤其是历史书。当毛主席读到《宋史》中一位名叫余的学者的故事时,他非常高兴地称赞了这一点,并在书中写道:伟大的,一个永远的人。(在后世毛主席的批语中:批语中,有这句话)。可以说他很浪漫。当然,这里的浪漫不是一代浪漫,而是《沁园春·雪》里的几个浪漫人物——还是看看现在的浪漫吧。能得到毛主席大力表扬的余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一,濒临死亡,上战场

绍兴会议后,宋金二十年无战事。宋高宗和一批投降派非常满足于这种局部形势,在临安修建豪华的宫殿和宫殿,过着奢侈的生活,完全忘记了收复失地。这期间,金朝统治集团内斗,贵族完颜亮杀了金熙宗,金熙宗自立为帝,史称海陵王。

颜延良把统治者的京都从上京迁到燕京,一心想发动战争灭掉南宋。有一次,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去了天坛,天帝命令他讨伐宋朝。他和大臣们谈论这个梦想,一些玩得开心的大臣说这是个好兆头,并向他表示祝贺。严宏良决定派兵入侵南方。严宏良准备发兵,扩散到临安。一些官员希望法庭做好前期准备,但他们被宋高宗斥责为散布谣言和制造麻烦。一次,统治者派使臣史以升到临安。宋高宗的部长张导被叫来接待他。想从史那里得到的信息。史贻生曾经是宋朝的一名官员,他也想给张导提供一些信息。可是旁边有晋朝的官员随行,他也解释不清楚,只好暗示:“今天北风刮得厉害!”他拿起几个箱子上的笔,说:“笔,笔!”(“笔”和“笔”是谐音,“笔来”的意思是根本不来。

张导得到了史义生的暗示,急忙告诉宋高宗,金兵正在大举南下,宋高宗却左耳进右耳出。公元1161年9月,完颜亮做好一切准备,在全国范围内调集60万军队,组建32军,全部部署进攻南宋。临行前,完颜亮趾高气扬地对众将领说:“从前的王曦梁(指兀术)攻打宋朝,用了多长时间,他都没有打赢?这一次远征,从百日到一个月,一定会把南方彻底消灭。”

颜延良的军队快到淮河北岸了,防守江北的总指挥刘启生病了,派副总指挥去淮西寿春防守。王全是个怕死的家伙。当他听到南方的金兵时,他害怕极了,不想抵抗。严宏良渡过淮河,王全没有见过游牧民族的人影儿。他早就逃了,逃到了长江,直到采石才停下来。当宋高宗听说王权被击败时,他很害怕。他罢免了王权,派代替王权,派宰相叶亲自视察江淮守备。叶也是个胆小鬼。他不敢亲自去前线。他又派了一个叫余的文官在中书安慰挖石头的士兵。

 

第二,力挽狂澜,带兵打仗。

当于到达采石场的时候,王权已经离开了,但是接替他的还没有到达。对岸的金兵正准备渡河。没有了宋军的总司令,就会出现恐慌和混乱。当于到达河边时,他看到士兵三三两两沮丧地坐在路边,把他们的马鞍和盔甲放在一边。

于是问他们:“晋人要过河了。你还在这里等什么?”

士兵抬头一看,是一个文官,没好气地说:“将军都跑了,我们还打什么仗?”

余看到的队伍如此散漫感到非常惊讶。他觉得等李显忠来已经太晚了。他立即召集宋军士兵,告诉他们:“我是奉朝廷的命令来这里为军队效力的。只要你为国立功,我就上报朝廷,赏你立功。”

当所有人都看到余出来决定的时候,他们也欢呼了起来。他们说:“我们吃了金人所有的苦,谁也别想反抗。既然你来负责,我们愿意努力奋斗。”

一个和一起去的官员悄悄地对说:“朝廷派你来是为军队工作的,不是监督战争的。别人做得那么差,你为什么要背这个包袱?”

余生气地说,“这算什么!现在国家危机,我怎么能考虑自己的得失,逃避责任呢?”

余是个书生,他从来没有指挥过战争。但是爱国的责任感让他变得勇敢。他立即命令步兵和骑兵组织队伍,排列位置,把河上的宋军船只分成五队。一队在河中,两队泊在岸边东西两侧,另外两队藏在港湾里作为预备队。

宋军的布局刚刚结束,游牧民族已经开始渡河。严宏良亲自挥动小红旗进行指挥。数百艘金军战船正对着江风,满载着游牧民向南岸驶来。没有多少时间,金兵已经登陆。

于指挥部石军率领步兵进攻。石军挥舞着双刀,率先冲向敌阵。士兵们士气高昂,拼死杀敌。自从游牧民族进入军队以来,他们从未遇到抵抗。遇到这么强大的对手,都崩溃了。

江面上,宋军的战船也冲向了金军的战船。宋军的战船很小,但是很坚固,像锋利的钢刀,插在金军的舰队中间,把敌舰拦腰斩断。敌舰一艘接一艘地被击沉。敌人有一半掉进水里淹死了,另一半还在抵抗。

 

夕阳西下,天色渐暗,河上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当时正好有一批从光州(今河南黄州)逃出来的宋兵去采石。于要求他们组织队伍,给他们送去许多战旗和小鼓,从山后摇旗,绕河打鼓。河上的牧民听到南岸鼓声震天,看到山后无数旗帜晃动,以为是宋军大批援军到来,纷纷逃命。

金军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惨败,严宏良勃然大怒。他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士兵身上,逃回的士兵都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余预料不会甘心失败。当晚,战船分成两队,一队向上游行驶,另一队留守渡口。到了第二天,天一亮,果然派金军过河,而则指挥两队战船前去攻击。于,无心抵抗金兵。三百艘大船被困在河中心和渡口,宋军放火烧了所有的敌舰。阎彦良采石未能渡河,乱杀其兵若干。这才把剩下的马带到扬州,想在那里过河。

众所周知,扬州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繁华、温柔、繁华的小城。这里不仅经济发达,而且到处都是精致美丽的女人。是一个普通人和达官贵人都非常热爱的地方。

在宋军取得采石业的巨大胜利后,李显忠将军带着他的部队来到了这里。得知的作战指挥,非常钦佩。于对说:“敌人采石失败后,一定会去扬州渡河。镇江那边没有任何准备,情况非常危险。你留在这里,我去那边看看。”立即分配一支队伍给余,由余率领前往浈江。

镇江原本由老将刘干防守。当时刘伟已经病得起不来了。当余到达镇江时,他首先去拜访了柳永。躺在病床上,刘伟紧紧握着余的手,心情沉重地说:“国家拥兵30年,没有立过什么战功。真不敢相信,是你这个读书人,真的为我们这些将军感到羞耻。”

 

余安慰了他一会儿,就回到了军营。他命令水军在河边演习。宋军造了一些车辆和船只,由士兵驾驶,在金山河周围巡逻,来回飞行。北岸的金兵看了很惊讶,赶紧报告了阎彦良。闫彦良大怒,将记者打在板子上。

当时中国的金兵打了几次败仗,害怕打仗。一些士兵秘密讨论逃跑。完颜亮发现后,下令:逃跑的士兵杀将军,逃跑的将军杀将军;并宣布第二天全军渡河,畏罪处死。

金军士兵再也忍受不了阎彦良的残酷统治了。在颜延良下令渡河之前,他们当晚就挤进了颜延良的营地,把他杀了。

颜延良一死,游牧民族就撤退了。领袖死后,徐进派人到南宋议和,以稳定内政,宋金战争暂时停止。

第三,意气风发,浪漫机智

余的文采出众,主要是因为他打疏散和争采石。于著有《江上军务第一曲》、《江上军务第二曲》、《江上军务第三曲》和《归王知衢州序疏》。余不仅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也是一位卓有成就的书法家。明代书法家吴宽评价说:“余的书法,字正腔圆,气度高雅。”明代文学评论家王世贞也说:“《停云亭帖》第六卷,为南宋名臣之书,如《于勇侯爷之雅》,皆可采纳。”

从这个角度来看,不仅能文能武,而且非常爱国。自然,他是一个浪漫的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