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昌学射的原文】

  甘蝇,古之善射者,彀弓而兽伏鸟下。弟子名飞卫,学射于甘蝇,而巧过其师。纪昌者,又学射于飞卫。飞卫曰:“尔先学不瞬,而后可言射矣。”

  纪昌归,偃卧其妻之机下,以目承牵挺。二年后,虽锥末倒眦,而不瞬也。以告飞卫。飞卫曰。“未也,必学视而后可。视小如大,视微如着,而后告我。”

  昌以牦悬虱于牖,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间,浸大也;三年之后,如车轮焉。以睹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竿射之,贯虱之心,而悬不绝。以告飞卫。飞卫高蹈拊膺曰:“汝得之矣!”

  纪昌既尽卫之术,计天下之敌己者一人而已,乃谋杀飞卫。相遇于野,二人交射;中路矢锋相触,而坠于地,而尘不扬。飞卫之矢先穷。纪昌遗一矢,既发,飞卫以棘刺之端扞之,而无差焉。于是二子泣而投弓,相拜于涂,请为父子。尅臂以誓,不得告术于人。

  【纪昌学射的译文】

  一天,有个叫纪昌的人来拜飞卫为师,想跟着飞卫学射箭。飞卫收下纪昌作徒弟后,对纪昌学习射箭管得可真叫一个严啊!

  刚开始学射箭时,飞卫对纪昌说:“你是真的要跟我学射箭吗?要知道不下苦功夫是学不到真本领的。”纪昌说:“只要能学会射箭,我不怕吃苦,愿听老师指教。”于是,飞卫对纪昌说:“你要先学会注视目标不眨眼,做到不眨眼后,才能谈得上学射箭。”

  纪昌为了学会射箭,回到家里,仰面躺在妻子的织布机下面,睁大眼睛注视着梭(suō)子穿来穿去。这样坚持练了两年后,即使有人用锥子的尖端刺到他的眼皮,他的双眼也不会眨一下。纪昌于是整理行装,离别妻子,到飞卫那里报告去了。

  飞卫听完纪昌的学习成绩后,却对纪昌说:“还没有学到家呢。要学好射箭,你还必须练好眼力才行,要练到能把很微小的东西看得很大,把隐约模糊的东西看得很清楚。等你练到那个时候,再来找我吧。”

  纪昌又一次回到家里,从牦(máo)牛尾巴上选了一根最细的毛,在毛的一端系上一个小虱子,毛的另一端悬挂在自家的窗口上,每天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个小虱(shī)子。过了一百天,就把虱子看得渐渐大了起来;三年后,看那个系在牦牛毛下端的小虱子竟像车轮一样大了。纪昌再看其他的东西,简直全都变大了,大得居然像是一座小山了。

  于是,纪昌就找来用北方生长的牛角所装饰的强弓,用出产在北方的蓬竹所造的箭杆,左手拿起弓,右手搭上箭,目不转睛地瞄准那仿佛车轮大小的虱子,将箭射过去,箭头恰好从虱子的中心穿过,而悬挂虱子的牦牛毛却完好无缺。

  纪昌高兴地把这一成绩告诉飞卫。飞卫高兴地手舞足蹈,拍着胸脯说:“射箭的奥妙,你已经学到手了啊!”

  后来,纪昌成了百发百中的射箭能手。

  ——《列子·汤问》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