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英宗九岁登基,太监王振持宠专权,作威作福,朝中诸臣,多半仰他鼻息,天下侧目,敢怒不敢言。

  明英宗即正统十四年七月,北方番王乜先兴兵犯疆,直捣大同,大同守兵失利,塞外城堡,相继陷落,警报日传,朝野震惊。

  王振擅作主张,自命为统帅,还逼英宗御驾亲征。动员令只下了两日匆促起后,五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向北进发。过了居庸关,遭遇狂风暴雨,军心汹汹,前锋部队的败报频至,随驾大臣等奏请皇帝留驾,王振不准,还兼道急行军,还未到大同,被给成问题了,兵无粮,马无草,军士纷纷饿死,满路死尸。

  番王乜先见此情形,满怀欢喜,故意避开,诱王振深入。八月间,王振大军到了大同,驻扎未定即下令进军攻击。未久,警报传至,前军已全军覆没了。

  王振闻报大惊,乃召集一个御前会议,群臣争论结果,王振才无可奈何答应明日班师回京。

  大同的守将郭登献计:“车驾还京,宜转从紫荆入,才能安全。”王振不听,下令后军作前部,照原路退却。行至雉鸣山,乜先率兵追到了,王振吓得手足无措,急派武将朱勇率兵三万御敌。敌军即展开两翼夹攻,很快把朱勇的三万兵马吃掉。次日,军至土木(地方名),已是傍晚时分了,离怀来城不过二十里,诸臣都想赶入城去,王振却说尚有千多辆辎重在后未至,不能轻易委弃,必须在此地相待,群臣力争不果,只好在土木扎营。

  次日清早,敌军已经四面八方拥至,团团把土木包围住,因此军心大乱,王振仓惶出走,连皇帝都不要了,只身逃亡。此时兵无主帅,士兵互相蹂踏,争先奔逸,挤死的挤死,投降的投降。英宗左右只得几名亲兵相随,几番突围不得,卒至束手被擒。

  王振在荒乱中只顾逃命,于路上亦被子部属护卫将军攀忠用铁锤打死。五十万大军,逃回京都不过二百人。

  乜先捉到英宗,如获至宝,竟利用此俘虏向明朝讨便宜,把英宗拥到大同,声言要一万两黄金取赎,钱到即放人。朝廷派员往敌营准备迎驾,献上黄金,乜先约明晨送还英宗,到期,使臣苦等不至,前往探问。始知乜先已于半夜挟英宗跑了,白白被骗万两黄金。

  以后屡犯边疆,都挟持英宗同行,使明军有投鼠忌器顾虑。明君以英宗回銮无期,奏请皇太后以国家为重,另立新君,乃下谕立王祈钰即皇帝位,是为景帝,遥尊英宗为太上皇。

  这一来,挟持英宗的价值降低了,再也没有什么可供利用,同时兵部尚书于谦对乜先态度强硬,一浍讨好或投鼠忌器。因此经守几番波折,乜先就把英宗送归明朝。

分页: